夜莺与玫瑰

Weren’t love and departure laid so lightly on shoulders

 

【薰嗣】最后一役

  亲吻是成为英雄的最后一役。三次月亮的王子和地上的王子相遇,一次地上的王子没有杀死他。

  <-因为是梦里梦到觉得很带感的设定,所以莫名其妙的地方也保留了下来。另外POV偶尔会从第三人称换到真嗣视角。总之还满中二的…


***  


  地上的王子现在站立于此,是因为一个模糊的,阴冷的,被泪水打湿的梦。

  

  不管梦里有着怎样的阴森和恐怖,他冥冥中感到,自己有着非出现在这里不可的使命。遥远又明晰的爱意带领着他的脚步。


  ——那是一片漆黑,恐怖的宇宙。我记得自己痛苦地吼叫的画面,我记得我说他是一个邪恶的怪人。也许那并没有错。究竟是为了...

  11

【薰嗣】【无授权翻译】暴风雨

和之前同一位俄语作者的小甜饼!某日暴风雨中,属于平凡少年们的一场如梦的邂逅。


作者:AquaKawoshin

原文链接:https://ficbook.net/readfic/1513089

类型:fluff,AU

警告:OOC,Slash elements


简介:那天的暴风雨显得格外漫长……


作者的话:感谢你点开这篇文章,希望你会喜欢。

阅读愉快。

(警告,强烈OOC)


  六月的夏日清朗,蔚蓝的天空中看不见一片云彩。偶尔,这张平静的蓝色帆布也会被机尾云划上一笔。

  

  这样的好天气里连呼吸都觉得...

  26 2

【玉树】谁也不知道夏天何时来到

瞎甜一下!


  -

  

  刘胜男和马玉灵不见面的头一个月里各自为政,马玉灵只有有难的时候才想起有这么一个好队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在聊天框另一边发牢骚,刘胜男这个时候意识到自己不太擅长数学题,也不太擅长安慰被生活胖揍一通的朋友,纠结了大半天,回复一句“那我给你发我的照片吧?我这么可爱,你看着就不难过了。”

  

  说完马玉灵的聊天框里咕噜咕噜地加载出两张剪刀手。马玉灵回说:笨蛋刘胜男,发你的照片又不能解决问题!过了两三天,又乖乖回来说:刘胜男,你怎么这么可爱的啊?

  

  刘胜男得意洋洋,迅速回复:对呀我就是这么可爱。


  -

  

  只是刘胜男总说一点儿...

  8

【薰嗣】【无授权翻译】Soul

作者:moondrops

原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677683


非常迷你的有点意识流的短文。我个人觉得有一点像是庵版24话后的虚构对话,但也只是个人意见…


简介:薰和真嗣关于灵魂的谈话

作者的话:和Tabris和Adam都没什么关系(wink)

现在大概是凌晨五点,我真的需要调整作息了。总之就是一些在失去热情之前一口气写下来的东西lol,大概乱七八糟满是漏洞吧(毕竟是凌晨五点)。欢迎大家的评论(心)


“真嗣,”薰说。

 “嗯?”

“你觉得什么是灵魂?...

  16 4

【薰嗣】【无授权翻译】Не ловить (Don't Catch)

对着谷歌翻译英版翻译的,看到拙劣的自动翻译的瞬间觉得撞大运,感觉到了“这就是我真的想写但是技术限制写不出来的完美薰嗣”。末世情怀,少年纯爱,友达以上,恋爱未满。一次逃离生活的小小旅行。绝对值得一看的甜甜小短文啊(暴哭)

  

作者:AquaKawoshin

分级:G

Genre: fluff(无剧情), philosophy, Hurt/comfort, AU

Warning: OOC

字数:~5600

简介:为什么人抓住彼此,不愿放开——真嗣并不知道,也不能理解。薰却不同,他不会也不曾夺走人的自由。

Writer’s note:在阅读之前,建议您听一听Ibrahim Maalouf

  41 3

【薰嗣】在流动世界的终末

难得不是写段落,而是篇幅像模像样的短篇了,断断续续地写了很久,想法有些芜杂,剧情也并不有趣。但表达是幸福的事情,希望这样的心情也能传达给读者那里。

TV设定 嗣—>薰 


——这种最古老的苦痛

难道最终不应在我们身上结出更多果实?

难道我们不应现在就充满爱意地摆脱

恋人的怀抱,颤抖着忍受:正如箭需要忍受

弓弦的紧张,才能在飞出的瞬间超越自己的

局限。没有任何地方能让我们永远停留。*


  “大概今天已经无法回去了吧。”

  习惯了城市鳞次栉比的高楼,也看惯了战斗后的残垣断壁,可是,城市外这一片并不怎么为人踏足的土地,另真嗣感到分外新鲜...

  26 3

【英米】黑天使是否造访新世纪

即兴:乐队设定的英米。如标题所见是世纪末的背景。


如果我叫喊,谁将在天使的序列中 


听到我?*


1


  有一段时间,亚瑟会从不知何处找回破碎的砖块,钢筋混凝土,冰箱后的冷凝器。它们和圣诞节的彩纸一起被放置在房间的正中,在阿尔弗雷德飘飘然无法平稳行走的时候,一度被装饰的啤酒瓶碎片划伤小腿。到后来,它成为了一场宗教仪式,在生活的废墟上有莲花池,莲花池上摆放着从水池恭敬请出来的乌龟。乌龟生性驯服,既不反抗,也不移动,它们是承载这个世界的基座。他们用这吊诡的仪式去召唤东亚大陆的神。


  “你应该知道,在不久的未来,我们就要因为穷困...

  18

【英米】赫拉克勒斯的梦魇

分享黑历史系列,很早以前参加的露中英米合志里写的文。写的很早,语病多多,希望看官大人们多担待了。

刊名《齿轮》,机械人与人类主题。也谢谢当时出本的各位。


“依俄啊,请你相信我,”普罗米修斯回答。“你不知道比知道更好。你还要经过许多国家,一路上还要遇到很多不测。你路途艰难,要穿越斯库提亚人的国家,要翻过高高的、积雪的高加索山,要穿过阿马宗女人国,再到博斯普鲁斯海峡。”*


1

这会儿我正抱着手臂在转椅上摇晃,努力想理解眼前的少年说出的话。少年有着白皙的非人类的皮肤和柔顺的晴纶制假发,说话时的语调少有起伏,同另外两千九百九十九个同批制造的服务型机器人并没有什么...

  29 2

【普洪】无事生非

2015年3月。这篇瞧着是真的眼生,当时给布子的本写的稿,突然在硬盘里翻出来了。文辞拙劣的纯爱小短文!


谁不愿作热情的观赏者,

观赏心第一次怎样跳动?

谁不愿观赏微风吹玫瑰,

吹开了馥郁的玫瑰花蕾?

——(匈)裴多菲·山坨尔《致普·威尔玛小姐》


1

伊丽莎白决心不再去想那个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了;至少在今晚的舞会结束之前。高高盘起头发来,插上新盛开的山茶花,颈项上戴上水晶的项链。这一切对于她都有些陌生,她自己也小小吃惊于这样的扮相。至少高跟鞋是她感到陌生的,更加上裙摆沉重的礼裙,走起路来蹑着猫步一般。不过为了今晚她早已下定决心:她决...

  71 4

【玻海】夏天的午后,与莉一起

中篇,原本打算收录在无解本中的历史向玻海文。出稿非常赶,再加上后来也有补充读一些材料,所以现在发的时候做了诸多改动。本文是第一人称(和伊丽莎白的对话)与第三人称穿插,时间轴也是乱序,所以先附一个时间表供大家参考,希望能方便理解。在后面也有附一些我关于海森堡选择的理解和相关安利。


1885 玻尔出生在哥本哈根。

1901 海森堡出生在维尔茨堡。

1922 玻尔在这一年拿到了诺贝尔奖,而海森堡还有一年博士毕业,还是个学生。玻尔在哥廷根的玻尔节活动上讲学,海森堡的博士导师索莫菲知道他对玻尔的原子理论很有兴趣,也带他去参加。他们两个在那里第一次见面。

1924...

  113 6

© 夜莺与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