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与玫瑰

Weren’t love and departure laid so lightly on shoulders

 

【犹耶】信仰之跃

萨达尔说完售之前把文放出来让大家看看风格也好,所以这篇小短文就提前发出来啦。本子现在似乎还在预售中,里面除了这篇,还有以前发过的几篇,做了一些改动,在lofter上也可以找到。本子戳这里 查看详情。谢谢大家能够支持它!


耶和華的訓詞正直,能快活人的心。耶和華的命令清潔,能明亮人的眼目。 

耶和華的道理潔淨,存到永遠。耶和華的典章真實,全然公義。 

都比金子可羨慕,且比極多的精金可羨慕;比蜜甘甜,且比蜂房下滴的蜜甘甜。

況且你的僕人因此受警戒,守著這些便有大賞。

誰能知道自己的錯失呢?願你赦免我隱而未現的過錯。 (诗篇19:8-12)

 

  犹大并不识字读书,也极少在讲道的时候,认真侧耳去听拉比们口中所讲的话。拉比们说:“那遵从律法的,日后定能够活在耶和华的荣耀中。”他们说:“看呐,何等的公义与完全!”犹大只闭着眼睛。等待着这一切的结束,半梦半醒之间,听到摩西用权杖分开了红海,他睁开眼睛向下望自己左右脚趾之间的土地,就好像看到它们裂开,一直通向无尽的虚空中去。他是犹太人,是被他们全知全能的神明选中的族类;他要沿着耶和华的意思,总有一天把这名字刻在仇敌的领土上。

  他抛下这些赤脚跟着耶稣去了。可是,我的主啊,为什么你也这样日复一日讲着神的意思呢?

  同他在乡野的路边时常见到的激情澎湃的演说者不同,耶稣极少笑或者哭,他带众人到山间去,低沉着声音,说一些经书上从未有人说过的话。逢激动的时候,脸上也仅仅是隐约显露悲切的深情。他众多亲近的信徒中,唯有犹大总坐在最远的那个角落里;抬着眼皮,像听拉比的话那样心不在焉地听着他的比喻。“因为神的国就要来了”,他那样说着。弥赛亚,弥赛亚!跟随他的人们呼喊着;一个紧接着另一个,就好像约旦河上的浪花那样翻滚着,一浪高过一浪;他们的脸上流露出兴奋的表情,他们的汗水打在耶路撒冷的黄土之上;他们要求新的世代,就这样在欢呼中到来。犹大明白这些人的想法,因为他自己的心中也是同样怀着希望;最开始的时候,要他迈开脚步的,不是别的什么,而是耶稣伸出手来,叫他抛开一切的样子。

  “加略人的犹大,从今天开始,你就要抛下一切来跟从我了。”那人的眼睛看进加略人的眼睛。

  “那翻天覆地的日子,是就这么近在眼前吗?”他问着;耶稣一定能看到他渴求的眼神。耶稣说:“是的,只要你愿意跟从我去。那些抛下一切的一无所有的人,在那日都会被祝福。”而犹大已经花了自己的一生去等待这样的声音。

  万民的主要来了;他会使一切都归顺于他。豺狼要与羔羊同卧,以色列的子孙要使万民顺服。然后,他会被祝福……可是谁又在意祝福呢?谁又在意正义呢?弥赛亚就要来了。

  唯独无法明白的是耶稣眼中的悲哀。那并非对未知的恐惧;他知道自己眼前是怎样的道路,一如他所承诺犹大的。拿撒勒人不常常露出笑容吗?或许他只是个木匠,不是商人,不是学者,不是罗马的王宫中生下的贵人,或许他没有什么理由可以快乐——或许,他口中的新世界,并没有带来快乐,反而要带来痛苦。越是相信老师的预言,这样的疑问越使他的内心惴惴不安。他说:“我的主啊,你为什么感到悲伤呢?你来,告诉我们的消息,本来是比什么都要激动人心的。”

  耶稣那日并没有回答他。他忙于感谢马大为他备好的饭食,回答马利亚没完的询问,他的手触碰马利亚的头发;这马利亚,门徒们同他们的老师一样是第一天认识,低低地垂着眼睛,使犹大看不清她的容貌。犹大的眼神瞟过这神情专注的少女,又溜过她有些开始成熟的姐姐马大,最后停留在耶稣的身上。在会堂中坐着的时候,他从不记得布道人的只言片语;但耶稣所说的,他却一五一十地记在心里。耶稣说:“马大!马大!你为许多的事思虑烦恼,但是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马利亚已经选择那上好的福分,是不能夺去的。” (路加福音10:41-42)他在心里说:“主啊,或许我就是那个思虑烦恼的。只是我做这一切,如果是为了你,那么我也会同马大那样心甘情愿地让出属于自己的福分。”

  耶稣自然听不到他心中的话,甚至那日再也没有抬头看向他的方向。他们的眼神就不交会,只有犹大注视着拿撒勒人的眼睛。使他着迷的并不是属天的真理;他看着的是那一双眼睛。一直到太阳西沉了,他们在那没有名字的村庄中安顿下来,耶稣坐在梗草的火堆边。他的身边仍然聚集着嘈杂的人群;先是彼得忙着询问明天的路程,后是两姐妹商量当晚的住宿。犹大并不总是合群,在一旁默默地计算着众信徒捐出的银钱。一直到人群渐渐地散了,星宿都渐渐地显现于夜空,他才有机会坐到火堆的那一边去。耶稣闭着眼睛独自祷告,他的脸庞被火焰忽明忽暗地照着,不同于白日里那被祝福的神圣,悲哀的神情又重新浮现在他的脸上。

  犹大猜他是在想象未来。犹大也不说话,他一直等到耶稣开口。耶稣说:“尽管马利亚是那有福的,你却不得不去做马大。而你们跟从着我,做这样那样的事情,自愿地投入忙碌的使命中去,会就这样度过一生。”

  “这一切都是为了你的福音,对吗?为了这一切,我愿意去做我能做的事。要是下次还有让人烦恼的税吏,或是拿人把柄的碎嘴妇女,我们一定会为你去摆平他们。而你会做属于你的更重要的事情。”

  耶稣并不去回答。犹大习惯了他以种子、羔羊、无花果做一些难以理解的比喻,只闭口等他说出新的一条。但耶稣只说:“我感谢你。”

  犹大仰头大笑,“老师啊,你该谢我什么呢?我是你的信仰者,是接受你的一切的人啊。即使你所做的,我往往不能理解,可是事到如今,你也没有什么好谢我了。”

  “不明白这些道理的人有许多,”耶稣说,“甚至在这荒芜的地上,没有一个人明白耶和华的道理。犹太人守安息日的律法,他们却并不明白他们想要的是什么,白白地错开进天国的路。你记得吗?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马太福音5:18)没有人能明白耶和华的律法,只是你仍然选择相信了我。”

  犹大不擅长思考那样的问题;他又何尝不想知道在他面前,等待他的会是什么。可这一切都使他感到头痛。他说:“主啊,我从来也没有明白过这一些复杂的律法。我想,我也不必要懂得这些。你说去天国的路是窄的也好,我是那愚钝烦忧的马大也罢。我不在意这些祝福,在遇见你之前就是如此。”

  过去所发生的事,未来所发生的事,‘他’所写好的,在地上的我们,又怎么能够违背呢?我该感谢你所做的一切,去掌管这银钱,像马大那样忙碌,可我却无法说,你的未来因此而被祝福。在未来,倘若还有这样不得不由你去践行的任务,我知道你也一定会遵从他的旨意,欣然地做。还有什么不是他的律法呢?那样光荣,那样无暇,因为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子孙,就像……

  就像亚伯拉罕要杀死他儿子的那天一样。犹大突然回忆起,那天拉比所说的话。亚伯拉罕牵着他的孩子的手。或许由于愧疚与迷茫,未能向他的孩子们解释过即将发生的事情,只含糊地安抚他们眼前会是光明的命运。“亚伯拉罕是勇敢的;他对于祝福着他的耶和华,怀着满腔的敬畏。”他听见拉比说,“但他并不会意识到,他所做的事情究竟是多么了不起的。”而犹大的思绪飘的很远,他站在往摩利亚山的道路边,看着亚伯拉罕和他掌上明珠的独生子一步一步地走向祭坛。他问亚伯拉罕:“你也和我一样害怕吗?”而亚伯拉罕不会听见他的问题。这个民族的光荣的先祖,正忙着去实践他荣耀整个民族的壮举。突然之间这幻象又崩塌了;在犹大的面前,那深不见底的沟壑,又一次出现了。看不到前路的我们,就像迷途的羔羊那样,要紧紧地牵住牧羊人的手——那样,即便是不可逾越的鸿沟,即便是不见五指的黑暗,他也同样必须抱着无限的信心去迈出脚步。不论多么艰难,多么痛苦,那都会是他自己的选择,因为神的律法,是圣洁的,是完美的,是公义的,不论他即将做的是怎样的……眼前的景色都仿佛模糊了。他仿佛坠落在那无尽的黑暗中。他知道,他听说过,那日撒旦就是这样落进了黑暗中。

  在恐惧中,他听到耶稣说:“犹大,不要害怕未来。”

  “主啊,你也同样感到害怕吗?”

  耶稣向他笑了笑。在他跟随耶稣的漫长的路途中,没有什么能像那个笑容那样使他安心。他回忆起那日决心跟从他的时候的自己。他仍像那时一样坚定;漫长的回忆里,耶稣从未问过他为何跟从自己,他从未问过耶稣为何选中了他。他想他们不需要言语就可以知道答案。未来的一切,他虽看不到,却紧紧跟随者耶稣的脚步;他知道他不会迷路。他的主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他相信那双眼。


  15
评论
热度(15)

© 夜莺与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