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与玫瑰

Weren’t love and departure laid so lightly on shoulders

 

【英莉】加冕戒指

  “我这是第一次见到你。”那是迟暮的女王,独自一人卧坐在床,“然而我对你已经不能更加熟悉;你当有着少年稚气的容颜,柔软的金发,一双哭肿了的眼睛。我大概无法触碰你也无法见到你的容颜,但当我为你哭泣时我能感受到你从背后环上我的肩膀。我明白那是垂死之人的幻想,告诉我,要是我睁开眼睛,这样美丽的奇迹会消失吗?”

  “我希望你睁开眼睛,我亲爱的伊丽莎白。你有权看看我的面容。”

  少年有着苍白的肌肤,狼一般的绿色瞳孔里透露出一丝怯意。伊丽莎白抬手让他走到床边,一只手抚摸他的脸颊。

  “很美。

  “在梦里我想象过你的容貌,好奇的普绪刻总是喜欢胡思乱想。我给你起名叫亚瑟·柯克兰,假装你已经是我的夫君。要是你已经有了别的名字,也请别告诉我了吧。你比我想象的美丽太过——你知道人类总是想象你为人类的模样,然而你的容貌,我敢说,早已超过我所能定义。”她又有些倦怠地闭上了眼睛,“我的孩子,我明白这是最后的时刻,能见到你我已经足够开心。说吧,你来只为让我看一眼你的样子而已?”

  “…我想跟你告别。”少年小声说着,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去,“还有,我想说我很感激。”

  “你当然应该感谢我……你夺走我的自由,我的爱情,我所珍惜的一切。看在上帝的份上,这是谋杀:你用枷锁束缚住我想要在新大陆上奔跑的肉体,束缚住我渴望爱情的灵魂。你还能期望一个女人付出更多?”

  少年缄默着看向她。

  “但你什么也报答不了。”她笑着,孱弱的手抚搭上少年的。“我将要去那边那个更好的世界啦,在那里再没有什么你可以做的事情。我但愿你是我的孩子,好显得自己的一生对你是莫大的恩情;你却只将我当做长河中的过客。这交易太不公平啦。”

  “你不明白,我亲爱的伊丽莎白。”他的声音里有些委屈、有些赌气,几乎带着哭腔,“你是我的母亲、我的情人,那给予我生命的人。指天地为誓,我爱你哭泣时动容的侧颜,我爱你微笑时眼角的笑纹。在无数的瞬间我想要拥抱你,亲吻你,但是神啊,为什么我不能给予你子嗣,不能与你结成婚姻;我甚至不能给予你爱情。我记得你青年时美貌的容颜,那一切宛如昨日那样清晰;然而自从你的手戴上加冕戒的一刻,我所度过的每一日都比我过去的整个生命刻骨铭心……然而我什么也无法为你做;我能做的一切只有告别。我将铭记你的名字、你的容颜,你为我所做的一切。并且我发誓整个英格兰不会忘记你,我明白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我都不可能再次遇到一个你这样的女人。”

  “不要哭,我的小英/格/兰,”她闭上眼睛用轻柔的声音安抚少年。“要是我一切错过的爱情换来你的一个笑容,我真已经要幸福得晕倒过去啦。我不被允许拥有爱情,因为我的身与心早已与你相许。不要悲伤,因为你已经给了我一切,你让我做你的女王,做你的母亲,做你的卫士,你已经是我的一切啦。我冥冥之中感到我是那为你而生的,我张开双臂等待你将我绑架到暴风雨中,你知道我从不后悔做你的舵手。

  “瞧吧,我的小雄狮。你的戒指早在二十五岁的年纪就已经戴上了我的无名指。我早已属于你了。”

  “我做你唯一的丈夫,你也是我唯一的妻子。”

  “哎,孩子,这话你还要向多少美丽的姑娘诉说呢,再过不出一个钟头,我这戴了一辈子的婚戒也要叫人给摘下,戴在哪个年轻少女的手指上啦。哦,我真嫉妒她们的美貌,我真嫉妒她们拥有你的爱情。然而但愿你能长长久久地活下去,永远年轻,但愿还有其他人,男人与女人,像我这样爱你;但愿你永远幸福!在末日的审判上我将要隔着整个世界看到你的眼泪。”

  “只你一个,只你一个。从亚瑟·柯克兰的诞生直到死亡,只只伊丽莎白·都铎配做他的娇妻。永恒将会见证这一切……你教会我十四行诗,你让我能看到更广阔的海洋那边的事物。这一切在我还是盎格鲁撒克逊的幽灵时我从未能想象过,没有你我将永远不会邂逅。我总是一个人呐,我的女王陛下,四海之内皆是我的仇敌,我将不会依赖他们一丝一毫。我相信在遇到你以先从未有一个人视我为她的生命……并且,我相信,在遇到你以先,……我不知道自己会拥有爱的感情。”

  她笑的有些难过,“女王从不相信永远。但是来吧,在我生命的最后,让我听听你孩子气的誓言。”她摘下戒指放在手心,他的手握在其上。“With this ring,(以此婚戒)”

  “I thee wed.(我与你结合)”他接话的声音不住的颤抖,“With my body, I thee worship.(以吾身体,我敬重你)”

  “And with all my worldly goods, I thee endow.(以吾珍宝,我进献于你)”

  女王最后还是流出了眼泪,威斯敏斯特的上空回荡着钟声。


  40 2
评论(2)
热度(40)

© 夜莺与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