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与玫瑰

Weren’t love and departure laid so lightly on shoulders

 

【英米】红舞鞋

天使英x恶魔米


  若非亲眼所见,你大概不会相信世上有那样纯粹的二律背反;然而愈是刺目的色彩愈具有其吸引人之处,愈是疼痛的字句愈是美丽。我敢说,你的灵魂中倘若有任何一点追求美的愿景,今夜你将要得到未有过的成全。天使的镜子中映出了魔鬼的映像,米迦勒邂逅了路西法:我明白那是魔王阿尔弗雷德,在地狱的襁褓中日渐生长。我自诞生来的使命怂恿身上的每一个细胞蠢蠢欲动,叫嚣着他的诞生是我的意义;在那以前,在那之后,我都像是浑浑噩噩苟活于世的落魄魂灵。

  从他低垂的眉眼中,出乎意料,看不到一丝急躁与歇斯底里:同一个普通花季的少年并无什么区别,有着红润的脸庞和饱满的嘴唇,随着时光的流逝,一寸一寸从无处生长开。新的魔王将要诞生,我能感觉到欲望含混着妒嫉安静燃烧的样子。倘若你见过太阳,你会明白它们如此相像,正符合他镜中倒影的形象。无尽的黑暗颠倒了黑白。那是永恒的,无限的力量;那是世界的尽头,再没有一样事物能拥有那样完美的姿态。上帝像这样创造世界的两端。——为什么不杀死叛徒?为何不让七美变成七罪呢?岂不因他惊世骇俗的美丽吗?

  我在七海间行走,在锡安山顶拥抱日出。我曾无数次想像魔王的模样。没有一个人拥有比他更震撼人心的力量…那邪恶的,受咒诅的,无懈可击的。我抚摸镜中的映像,镜子冰冷的表面如纱幕隔开了他真正令人厌恶的一部分。但我不愿那纱幕被揭开,甚至是期待着他永远不要抬起那双惹人厌恶的眼睛。我祈求让罪恶停滞在这一刻的奇迹。但愿这舞蹈永不停息!…但是不,我将永远不让翅膀沾染欲望的污浊。我将不会将缰绳置于法厄同的手心。

  无法说明那一切是惶恐还是兴奋,我的指尖总是不住的颤抖;美人鱼之足尖分分秒秒经受新的伤痛。恶魔展开了羽翼,伸长了翅膀,抬起颌骨露出深邃不见底的眼睛:他一天天长大,悲伤与快乐一天天浓郁。我不再敢直视他的眼睛。“而今夜你就要诞生了。”我的喉间有些颤抖。他回以模糊的表情。

  “这能够被称为恋慕吗?”他开口,“我只知道我自从诞生之日就渴望着你。恶魔跌下神坛是出于渴望:在万全中不会得饱足,在光明中无法得到光。”

  “这么说你不过是扑火飞蝇…”

  “我渴望这一切的结束。唯有拥抱你的死亡是我的意义。瞬间对你我来说都是永恒;玫瑰与紫杉在同样的季节死去。”

  “那么真可惜,你知道天使是不会死的。”

  “…然而薄雾里,泪水中,你要显得更美。哎,穿着红舞鞋的舞者,你即便流血哭泣也未曾停止过脚步。我只匍匐在地看你的背影。…为了你我将要飞!我想要拥有同你一样的羽翼!我的星星、我的帝王、我的美人!我岂不愿意为你发起特洛伊的争战呢!我岂不愿意为你燃尽整片银河呢!一日一日是梦魇缠身…我该怎样才好,既不愿意得到你,亦没有勇气失去?我当要做你的仇敌!用我的爱作箭,用我的恨作弓。让你为我死去,同为我而活,两者恰恰是一样的幸运。我们活该遭受这样的命运…亚瑟。亚瑟·柯克兰。我热爱命运。你就是我的命运。”


  21
评论
热度(21)

© 夜莺与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