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与玫瑰

Weren’t love and departure laid so lightly on shoulders

 

【埃及王子】Brother My Heart Is An Open Wound【无授权翻译】

  原作:The Prince of Egypt (1998)

  作者:yuuhy

  剧情人物死亡。第二人称。

  地址请戳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806901   

  角色:Rameses II of Egypt; Moses (Prince of Egypt) ; Tuya (Prince of Egypt); Seti (Prince of Egypt) 

  摘要:你即是埃及。你明白该如何经受苦难。


  

  黄金冰冷,缠绕在你的手腕。风沙裹挟海盐拍打在你的皮肤。水在你舌尖打转使你几乎窒息,携带着你那溺水之人的汗滴。尽管历经风霜蚀刻你膝下的石头仍然坚硬,但你的心要更硬些。你即是埃及。你明白该如何经受苦难。 


*


  


  “摩西会回来的,”多年前你曾这样告诉你的母亲,狂妄且确信自己运筹帷幄,尽管那之后夜幕降临,家中不再有摩西的身影。你与父亲在黄昏的闲暇时争吵,他吐露自己那日对摩西所说的话,你却仍不明白那意味着什么。你从未意识到是神明将你的弟弟顺水托付于你慈母的怀中。他很快就要意识到这一切——他的出身门第,他所杀死的护卫——他们只是无足轻重,那之后他会回来。法老从唇间吐露真理时,神明会倾听并且将它们付诸实际。


  但你那时仍不是法老,神明对待你只是冷酷无情。太阳日复一日升起落下,你派遣一个又一个搜查队走入延绵沙丘,却没有哪个回返。


  “你能做的一定还可以更多,”你恳求你的父亲,在几天之后,那时狂风肆虐,却仍没有摩西的音讯。


  “我能做的更多?”头巾掩住他的表情——他甚至不会转头看你——但他看上去那么憔悴,身体扭曲在一起像红树林。“为什么不在那时阻止他?”


  你为什么没能阻止?当你的弟弟说着道别的话跑开,为什么你没有追随?是因为太过相信你的世界会一成不变地延续?你从来被保护在空旷的长廊与壁画墙之下,那孕育了你家族的历史的,如今也成了唯一能见到你弟兄的所在。在此河流带来了他的生命,如今风沙又将他裹挟而去。你将手指置于画像上扁平的脸,向神明宣誓倘若他们将他归还到于你,你将永不再放开。

*


  你的父亲半睁着那双藏在苍老眼睑下、玻璃球般的眼睛审视你。祭祀周围忙碌不停,而你从其中看见你自己的倒影。你的母亲站在你的左边。你的妻子抱着初生的幼子立于右。直到它停止跳动为止,你从未体会到你父亲的属于人的心脏会是如此脆弱,而你只发觉自己立于那具死去的躯体前,渴求救赎而高声大呼。


  失去摩西的最初几个星期之后,当风沙平息,当搜查队带着破碎的臂环与假发归来,那之后你将心思投于建设:完成父亲的庙宇,树立石碑,扩大三角洲上的夏日宫殿,期待有一天他意识到你已建树累累,向你投来自豪的神情。


  那双沉稳如岩石荫蔽你的眼睛曾冷冷审视过你,而如今那双躺卧躯体上玻璃球也做同样的事。


  那晚秃头鹮自水中投来目光,注视你的孩子在你脚下欢跑,试图博得你的注意。终有一日他会成为法老,而你并不知道该如何使他坚强,因为你父亲所做的所有努力只让你变得脆弱又无趣。


  “那总是他最脆弱的一部分,”你的母亲这样说,注视着水边的芦苇。她如往常一样站得笔直、庄严,只有句子之间颤抖的下颌能出卖她的悲伤。“他千方百计想要对你们两人掩瞒这事。”


  “他岂不相信我吗?”你问。


  “王国只会因为它的法老而坚强。”


  你深谙于此,所以继续着你的建设。你的王国继续着膨胀,超过你父亲掌权的时刻。他的心与他的宏图大志同你相比显得苍白,要是他的英魂被召唤出游荡于厅室间,他会意识到过去抱有的质疑是何等荒谬。你即是那晨昏之星,你闪耀着。



  再见他的喜悦是如此狂野,几乎要撕碎你的骨骼,让你战栗不已。他的脸如今隐藏在长发之下,他的胡须生满双颊,衣衫褴褛几乎像是个奴隶,可你仍记得他瘦窄的肩膀,和他写满沉沉热诚的眼睛。你攫住他,回忆起失落的岁月,回忆起没能找回自己次子的你的父亲,与并不曾了解自己叔父多么和善幽默的幼子。


  但他口中之言就仿佛异国的言语,又或者是找不到可笑处的玩笑。你所希望的不过是迎回自己家族中的兄弟,把他应得的荣耀与爱意尽数施与,但你却不知那站在你眼前的男人将要摇撼你的王国,只为了希伯来的奴隶。你知道的只是他归还于你的戒指,那足够割下那你早已失去的弟弟的手指。


  你即是那晨昏之星,但你的心如同你父亲的那般不过是脆弱的肉体,疼痛不已。

*


  你即是埃及。尼罗河流淌在你血管中。金字塔在你脊骨上升起。你的头顶是父亲传下的冠冕,冠冕又传自于他的父亲。你在沙地与河谷建筑庙宇与城池,在石碑上你的面容、名姓与日月同辉,而如今你要把自己的心也装入牢笼,任何天灾人祸也无法伤害它毫厘。


  你明白该如何经受苦难。

*


  奇怪的是当你的儿子被夺去生命,躯壳的重量竟沉重至此。很快祭祀会到来,剖开他的身体,移去他睡颜之下的眼睛,分离他小小身体里的每一块,用盐填满他空空如也的肉体。他还太小,不曾领会世界的残酷之处。王座女神伊希斯保佑他来世仍旧如此。


  同自己的孩子道最后一次晚安的并不只你一人。在无尽头的黑夜里整个埃及都嚎哭。好极了。当你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因悲伤而疼痛时你并不希望生活仍旧继续。你更想要哀恸、痛哭从泥砖房里传出,传进孩子们曾经玩耍的每一条小路里去。


  你的弟弟,倘若他在这里,他会安抚你并且哭泣。那总是强颜欢笑的男人来确认他的胜利,而你除了承认之外已经没有力气去实践任何事情。


*


  你望向干涸的隘路,那里希伯来人熙熙攘攘,擦着分开的河水而行,等待摩西转身的凝视。失去这一切的愤怒与悲伤折磨着你。你那多事的弟兄的狂妄笑容。你父亲严肃却慈爱的深情。你的儿子的细瘦的臂膀,在他道晚安时紧绕你的脖颈。你提剑,你对天长啸,那之后你乘马离去,背向轰鸣而下的水流。


  105 2
评论(2)
热度(105)

© 夜莺与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