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与玫瑰

Weren’t love and departure laid so lightly on shoulders

 

【新视野号/冥王星】他的玫瑰

是个魔性的脑洞,天知道算不算拟人…。为了减少魔性感他们会用Pluto和Horizon称呼对方(然并卵)。


  

  “你们一点也不象我的那朵玫瑰,你们还什么都不是呢!”小王子对她们说。 “没有人驯服过你们,你们也没有驯服过任何人。你们就象我的狐狸过去那样,它那时只是和千万只别的狐狸一样的一只狐狸。但是,我现在已经把它当成了我的朋友,于是它现在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了。”


  这时,那些玫瑰花显得十分难堪。


   “你们很美,但你们是空虚的。”小王子仍然在对她们说,“没有人能为你们去死。当然罗,我的那朵玫瑰花,一个普通的过路人以为她和你们一样。可是,她单独一朵就比你们全体更重要,因为她是我浇灌的。因为她是我放在花罩中的。因为她是我用屏风保护起来的。因为她身上的毛虫(除了留下两三只为了变蝴蝶而外)是我除灭的。因为我倾听过她的怨艾和自诩,甚至有时我聆听着她的沉默。因为她是我的玫瑰。” (《小王子》)



  Pluto的客人已经渐渐地靠近了。那家伙纤细、迟缓(但步伐快过他的)、跨过漫长的时间匍匐而前,在他的眼里长得可以说是怪异而缺乏美感。Pluto已经习惯静静在他的轨道上前进,凝视着远处那快过它又大过它的家伙们,那是被祝福的,给予了过多的光与热——而Pluto所做的只是与他们小心翼翼地保持距离。而眼前这个不请自来的家伙,同擦过他头顶的彗星多多少少有些区别,正是来自那些繁忙又强大的行星中的一个。同那些原始不规则的岩石块相比探测器长得有些小心翼翼——几何图形勾勒出了它的棱角。


  自转过一圈又回头去的时候,他总能看到他的客人近一些。Pluto并不排斥他的客人。他知道他会像所有的访客那样匆匆走过,因为他只是找不到理由决定自己会被选择。宇宙里与他同样的只是太多,当人们惊叹于五千朵玫瑰的瑰丽,他们往往只是惊叹,而不选择其中任何一个。五千朵中的每一朵都因为彼此显得那样的普通了。


  因此他花了很长时间确认眼前的家伙确实是向着自己的方向航行。那家伙看起来有些不稳定,转动着摄像头好奇地四处窥探。Pluto在心里嘲笑他的一惊一乍,要是他在这里呆的时间再久一些,就会知道这里的一切都并没有什么好看的,一切慵懒地不情愿般地走在自己的轨道,到最后那会是无穷无尽的循环,周而复始,直到生命的终结。——至于那个年轻气盛的野心家,在他那里生命毫无疑问是直线,他们踏出的每一步都是前进,否则他又怎么能露出如此乐在其中的神情?


  再后来Pluto听到对方发来的消息。


  “嗨,我是New Horizon。”他的语调轻快、他的模样耀眼胜过阳光,正如Pluto想象中的那样。“老实说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可爱得多。过去我从远处看你的样子,从哈勃叔叔那里可以得到相当清晰的影像——可是我不知道你居然有这么可爱的纹路。瞧吧!多可爱的岩石。多可爱的冰块儿。你得允许我把它们记录下来。很快在我的故乡他们也会如此称赞。”


  Pluto以讶异的眼神望向Horizon。他说得对,只有凑近了两人才能看得更清晰。Horizon的确笑着,脸上露出相当兴奋的表情,正如他预想中的那样。他的太阳能板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过大的电路板遮住了他的脸,让他看上去有点滑稽。万有引力让他感到心跳不止。“这儿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太阳光行了远远五个钟头,来到这儿时已经气息奄奄了;更不要说是你。告诉我,你花了多长的时间来到这里?”


  “对你来说大概并不是太长;可在我的故乡行星已经转过九圈。”Horizon耸肩,“五十亿公里不是个小数字,我得穿过小行星带,再被木星引力狠狠地甩出去——但物有所值。我瞧见你肚皮上的心形了。那是什么?火山坑?还是雪片?我很期待他们会给这一块儿起什么样一个名字。”*1


  Pluto皱皱眉,“哦,他们还给我身上的部位起名字。”


  “他们管你叫Pluto——冥王的名字。他们给你归类为矮行星。他们也给我的每一部分起名。我得说这自说自话的行为有些自我中心,但你得理解他们是人类,且永远对你们好奇。*2”


  “对于一个平均表面只有零下二百度的小星球这关心不算坏。”Pluto表示默许。“只是有些让人受宠若惊。我从未想过你是来见我,或者给我起名。”


  “你对于我是特别的,Pluto。”Horizon说。“十四年前他们选择了我——我因为你而诞生。事实上你大可以上溯百年,那时你是他们在茫茫宇宙之中推演出的第一颗行星。哦,至少那时你是一颗行星,他们给予你冥界之王的美誉。你可别认为我们对你一无所知,事实上我们甚至不需要仰望星空就可以知道你的一些事情。他们爱你——早在你还只是算稿上的一个数字时,他们就已经把无尽的热忱与渴望献给了你。要是你想,你现在就可以同发现你的那位——的一部分,打个招呼。*3


  “当然,事情有些失控,他们发现你不过是千万个同伴中平庸的一个。可是平庸往往并不阻止我们前进。毕竟,第一个总是在他们心中有特殊的位置,第一眼见到的亲人,第一次恋爱的对象,他们的地位总是超过他们的实际。请别为我们的狂热感到恐慌,因为你那样美!他们——我的创造者,说你的平庸并没有关系,对于他们来说,研究一朵玫瑰,便可知其余的五千朵,是件皆大欢喜的好事。而对于我呢?我早在与你的问候以先就知道你。我是为你而生的。所以至少对于我你很特别。要是你知道小王子和他的玫瑰——王子遇到另外的五千朵,正同他的那一朵一样。可他说‘正因为你为你的玫瑰花费了时间,这才使你的玫瑰变得如此重要。’有时候我想你长得一点儿也不像玫瑰,而我更不像个王子,可是我是属于你的,不论走到哪里都是。


  Pluto真想别过脸去——如果他能。可是它尴尬地呆在自己的轨道上,甚至不能遮一遮他心形的小肚脐(此时Horizon十分专注地用摄像头打量着那里。)


  “你并不了解我的平庸。”他小声说。


  “你的平庸——哦是的,你小得惊人。可我明白你的特别——只有用心才能看得清。实质性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见的。*4至于剩下的部分我也很快就会了解:我会给你的每一个角落拍摄照片,分析你皮肤上每一块地形。我会测量你的光谱、大气、太阳风,用探测电波摸过你的每一寸——鉴于我不被允许触碰你。”


  Pluto仍然不理解Horizon的笑容,他两翼的反光比太阳更加耀眼,让他不敢看进Horizon的眼睛。他太习惯于呆在角落,或许Pluto这个名字确实准确地描述出他的阴郁。


  “这里离我的故乡太远;此刻我不能将全部的故事告诉你。可是我的姊妹兄弟会来。他们甚至可能着陆在你身上。那时他们会告诉你全部的故事。”


  “可是你难道不陪在我身边吗——你要走了吗?”


  Horizon笑了笑,“是的。我会离开你,我的目的地是你身后的科伊伯带,在那里我会继续调查你身边的一切事情,而当我死的时候——哦,你大概不太经历死亡。你见过彗星陨落吗?死亡比那场景要更加浪漫。当我死的时候,我仍然陪伴你。要是你想知道那个故事的后文,小王子想念他的玫瑰的时候,他让毒蛇咬了自己。我想死亡或许不会是件坏事,鉴于你已经是不朽的,而我总要死去。等到我的引擎熄灭,燃料耗尽,那时我也会成为永恒,永远注视你。——或许我还可以说些更肉麻的,毕竟他们在五十亿公里之外,而在这儿我们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新视野号2006年发射,2015年掠过冥王星。木星引力指的是利用引力加速的机制。Pluto肚子上的心形大家应该都知道据说是积雪啦感觉超可爱…!!

*霍金先生关于飞掠冥王星的贺词:We explore because we are human and we want to know.

*新视野号携带了冥王星发现人Clyde William Tombaugh的部分骨灰。

*《小王子》


  152 12
评论(12)
热度(152)

© 夜莺与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