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与玫瑰

Weren’t love and departure laid so lightly on shoulders

 

【犹耶】背叛者与审判者

下笔忐忑,与实际宗教问题没有关系。造成您的不适请见谅。


  耶稣同门徒来到一个地方,名叫客西马尼,就对他们说:“你们坐在这里,等我到那边去祷告。于是带着彼得和西庇太的两个儿子同去,就忧愁起来,极其难过,便对他们说:“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你们在这里等候,和我一同警醒。”他就稍往前走,俯伏在地,祷告说:“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来到门徒那里,见他们睡着了,就对彼得说:“怎么样,你们不能同我警醒片时吗?总要警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你们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第二次又去祷告说:“我父啊!这杯若不能离开我,必要我喝,就愿你的意旨成全!”又来,见他们睡着了,因为他们的眼睛困倦。耶稣又离开他们去了。第三次祷告,说的话还是与先前一样。于是来到门徒那里,对他们说:“现在你们仍然睡觉安歇吧!时候到了,人子被卖在罪人手里了。起来,我们走吧!看哪,卖我的人近了!”


  (太26:36-46)*


  


 

  耶稣抬头去望着繁星,它们高高在上,指引这关于未来的道路。正是在那里,天曾经裂开,天父的喜悦照在他身上。之后他低头,看着熟睡中的门徒,就好像审视自己的孩子。神的独生子不会有自己的孩子,可他悲悯的目光扫过他们各样的睡颜,心里在这一些衷心的仆人里,没有一个能够理解他们的主人,就好像儿子们生性叛逆,不理解自己的父亲。

  他生命的每一秒被记载于神的意图中,在过去、现在与未来颠来倒去地在无数人口中重复,因此遥远的昨日,仍然熟悉得像是在眼前。他想起他所说的一切,尽管并非出自他的口中。他想起拣选门徒时所作的得救的承诺,想起他承诺他们会在他那里找到一切的答案。施洗的约翰也这样相信着;这位命运多舛的表兄为他说:“他手里拿着簸箕,要扬净他的场,把麦子收在仓里,把糠用不灭的火烧尽了。(马太福音3:12)”可这诺言何尝兑现呢?

  随着日子的推进,耶稣渐渐感受到思绪混乱起来,他脑中记着的过去,与他的父亲所告诉他的未来,杂乱地相互穿插,众人的面孔重叠在一起。他知道那是神要离开他的身体,却甚至不知道应不应该为之感到痛苦。要谈他自己的生命太过奢侈;这肉体由他贞洁的母亲所给予,他一出生神就给予他照耀伯利恒的星星,在那炫目的光亮里,或许他一直是盲目的。他跪下祷告,因可笑的畏惧而几乎流泪。而他没有,因为预言书上这样说过,在未来的福音书上也是如此写。可是父啊,他此刻的畏惧是属于他自己的吗?还是早已设计好是要如此呢?就连神的儿子也不明白神的旨意了……像个懦夫似的,在无人清醒的夜晚肩膀颤抖,喉咙哽咽,也是写在他的命运中的吗?

  或许唯独在一人身上他能够寻得安慰,尽管那人在未来将要被冠以叛徒与懦夫的名字,他知道犹大意味着更多。

  他跪下来第二次祷告,在呼告中恳求平静。他当平静地接受这一切,迎接他的审判,他的受辱,与他的死亡。他渴望犹大仍然清醒,就像从前他们所做的那样,在众人沉沉睡去的夜晚,他向犹大展开宇宙的画卷。那不识文字的莽夫,却圆睁着眼睛,接受他口中无与伦比的智慧。耶稣看到一切的结局,在审判之日他们会再一次见到彼此,他不知那时的悲哀是否将会超过此刻。

  “你将为我承受无尽的污名与悲伤,”他对犹大说,“在世界上不再有比你受过更加多苦痛的。”

  “你忘记了自己的死。”他轻轻地说。“拉比,每当你宣称自己的死亡,我总要感到无边的恐惧。你要为这样一些人而死吗?”

  荒漠中唯有百合花开着,但那一刻耶稣嗅到生命与死亡。耶稣注视犹大的眼神,觉得那笃定得几乎可憎,而又痛恨自己的犹疑。那是他的父亲所拣选,承受最后的痛苦与悲伤的一个:那男人的内心无所畏惧,只一心去爱他的主,到头来要比他的主来的更加坚强。“我会告诉你一切的答案……你会是知道一切的那一个。*你足够爱我吗?”

  他注意到犹大念出“是的”时颤抖的嘴唇,和充满渴望与兴奋的眼睛。可他终究没有说出一切;即使是在晚餐上,犹大在不安中问出“您自然说的不会是我”,他焦渴的嘴唇印在耶稣的上,讽刺地为将来的使命作又一次的练习,即使耶稣在他的耳边说“你已经知道”,那时的他仍旧没有完全领会那份背叛的苦痛。

  他能够看到那苦痛,那预先发生了的,在命运中是早已发生过了。他看到犹大眼里的迷茫,可犹大在这其中表现得比哪一个都要虔诚;他在黑暗里被撒旦引着,颤抖的手接下银币,口中说着“我总是不明白您的意思的”,正如平日里说这话时同样虔诚。

  “看着这些星辰吧……正如我曾对你讲的。那指引方向的星星正是你的星星。”* 那时犹大隐隐地猜到这一切,想要开口去问,欲言又止。

  耶稣就那样静静地站在那里,看这个睡梦里紧蹙眉头,迷茫得像孩童一般的犹大。一切都已经写好,早在他向犹大伸出手时,他看到对方在最后的时刻惊恐畏惧的神情。他曾许诺要拯救他,可如今只能悲叹于自己的无力;在十字架上流下的血要洗刷整片大地,却唯独无法落入这孩童的掌心。他曾向他许诺权柄与永生,而如今这话唯独让他感到悲伤。

  如今一无所知的孩童要兑现他所允诺的痛苦了。旧的世界马上就要过去,他的血液将会洗净这一切;而在新世界到来以先,无法得到救赎的唯独最后的两个,知晓一切的也唯独这最后的两个而已。纵使那手握钥匙的,也将不能打开真相。他想起对方与他在露水潮湿的清晨凝望淡去的繁星,对方低声在耶稣耳边说着,一时间他觉得这个男人的纯洁要超过他,甚至比他们余下的十二人的加起来都要多。此刻他的孤独达到了最高峰;他跪下,第三次祷告,口中所念的仍然是同样的内容。他想要触碰犹大,可他没有,正如那时犹大欲言又止,最终又甘于沉默那样。他想要俯身去看犹大,但他不可低头,他的左臂上停着米迦勒,右臂上停着加百列,他不知是自己如今是在背负拯救,还是被两位攫住手臂而动弹不得。但那即是命运。

 

*灵感来源是现在被认为是异教的犹大福音。2006年National Geographic出版,短短一篇残本,详情请戳我


  “But you will exceed all of them. For you will sacrifice the man that clothes me.

Already your horn has been raised,

your wrath has been kindled,

your star has shown brightly,

and your heart has […]. [57]

  “Truly […] your last […] become [—about two and a half lines missing—], grieve [—about two lines missing—] the ruler, since he will be destroyed. And then the image of the great generation of Adam will be exalted, for prior to heaven, earth, and the angels, that generation, which is from the eternal realms, exists. Look, you have been told everything. Lift up your eyes and look at the cloud and the light within it and the stars surrounding it. The star that leads the way is your star.”

  Judas lifted up his eyes and saw the luminous cloud, and he entered it. Those standing on the ground heard a voice coming from the cloud, saying, [58] […] great generation […] … image […] [—about five lines missing—].


  其余地方圣经的援引是CUVMP版本,烂翻译请见谅因为省事福音书大多用了马太福音。


  *耶稣受了洗,随即从水里上来。天忽然为他开了,他就看见神的灵仿佛鸽子降下,落在他身上;从天上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太 3:16-17)


  *主人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太 25:21)


  *他手里拿着簸箕,要扬净他的场,把麦子收在仓里,把糠用不灭的火烧尽了。(太3:12)


  *约在申初,耶稣大声喊着说:“以利!以利!拉马撒巴各大尼?”就是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27:46)


  *卖耶稣的犹大问他说:“拉比,是我吗?”耶稣说:“你说的是。”(太26:25)

  坑爹翻译,自由发挥了一下…。CSBS版:那出卖耶稣的犹大应声说:“拉比,不会是我吧?”耶稣对他说:“你已经说了。”大概较为准确。我读的是NIV:Then Judas, the one who would betray him, said, “Surely you don’t mean me, Rabbi?” Jesus answered, “You have said so.”


  *耶稣回答说:“我所做的,你如今不知道,后来必定明白。”(约13:7)


  *因为这是我立约的血,为多人流出来,使罪得赦。(太26:28)

  我们借这爱子的血,得蒙救赎,过犯得以赦免,乃是照他丰富的恩典。(弗1:7)  


  *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这跟从我的人,到复兴的时候,人子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你们也要坐在十二个宝座上,审判以色列十二个支派。凡为我的名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姐妹、父亲、母亲、儿女、田地的,必要得着百倍,并且承受永生。(太19:28-29)


  


  碎碎念:写到最后觉得和JCS的设定不是太符合,也不敢说自己能解读宗教。写的时候,倒也没有看过多少正经的分析,手头只有一本圣经翻来覆去地读。毕竟耶稣是从小到大读了又读的人物。苦难与挣扎是最触动我的那部分,不管看多少次教堂的玻璃画仍然会在十字架前颤抖。


  “神的儿子,三位一体的第二位,本身就是永生的神,与父同荣同尊,及至时候满足,便取了人的身体,带着人体一切的性质及软弱,却没有罪;藉着圣灵的大能而成孕,生于马利亚之童身。是故两种完整、完全与不同的本性,神性和人性,在耶稣基督一人里充分联合,不可分割。这种联合并非化合或混合,亦不产生混乱,他是真神,也是真人,却是只有一个基督,在人和神之间惟一的中保”(提前二5)。


  没有问过牧师的意思,希望我的想法不会太过异端,觉得在耶稣身上能看到最激烈的人性和神性的冲突。


  犹耶还有很多鱼想要摸,比如初遇啦,拣选派遣十二门徒啦,还有犹大福音里两个人看星星的场面也想写,另外还有这篇里提到的这种感觉的最后晚餐…多半摸不出来吧


  


  38
评论
热度(38)

© 夜莺与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