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与玫瑰

Weren’t love and departure laid so lightly on shoulders

 

【无授权翻译】【米英】When the lights go on again

作者:RobinRocks

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11242087/1/When-The-Lights-Go-On-Again


非常可爱的一篇XD RR女神笔下的二战米英。标题是一首当时的老歌。两个人的形象都太生动,翻译词不达意,喜欢的姑娘请务必点击原文。


  为二战欧洲胜利日(VE day)70周年而作。 “至于我们……对于我们,那只意味着我们还抱有一点叫喊和欢呼的人性。在经历所有这一切之后,我们仍然有爱的能力。这有什么不好?”  米英。


  作者的话:难过的是这一篇文章迟到得太久啦:C欧洲胜利日70周年事实上是在5月8日星期五,但我没能找到我的alphasmart cable把电子稿写出来。天气真好,哈哈。


  “我不知道,”美国说。他耸耸宽大的肩膀。“我猜我有点儿负罪感,仅此而已。”


  “我知道。”英国停下整理桌面的手看向他。“我是说,还有几千个人留在那里。他们可没有什么国庆节。”


  “嗯。更何况,我是说,好吧,德国已经投降——但日本——”


  “是的,是的,我知道日本的事儿。别担心,我还没打算要把袖子卷回去。”


  “好——好吧,我是说,你不需要——”美国迟疑着说。


  “我当然得去。一切还没结束呢,不是吗?不过……”英国注视办公室墙上的时钟。“将近三点。今天恐怕再难有进展了。我们也许可以小酌一杯。”


  美国笑了,推桌起身。“不过是想找个借口。”


  “闭嘴吧,你这无赖。(Bugger off, you cheeky perisher)”英国把文件一股脑扔进抽屉。“哦,这些可得藏好。我早晨再来处理。我们上楼去吧。”


  “要是我早把它们扔进该死的火堆了,”美国说。


  “毋庸置疑。美国历史的存在都已经让人震惊。”


  美国弹了下舌头。“你们这些老人总是纠结于过往。要我说那正是战争的起因。你们真该看看未来!”


  “若不铭记过往,就永不会吸取教训,”英国含糊着说,跟随美国爬上狭窄的楼梯间。


  “英国,你实在从未在过去的战争中学到任何教训,”美国咕哝。“我是说,你已经经受了够多了,对吗?对于你何曾有止戈的日子?”


  “哦,现在别讨论这个了,”英国抱怨。“别在今天。很快我们就将会有足够争吵的时间。”


  “是啊。”走出唐宁街下的情报室,迎面走向人群,美国把手臂环在对方肩膀,拉近前来。“你说的对。今天,我们只需铭记做这一切的原因。”


  他们必须推挤人群才得以前行,穿过怀特霍尔街,穿过狂喜的满怀期待的,各样的人群。主妇间混杂了银行家,店员同技工呆在一起,每向前走一步都碰见盟军与女人散散乱乱挨近彼此。这天被定为公休日,当然,但即使人人已经知晓欧洲战争的终结,正式的宣告仍未下达。温斯顿·丘吉尔会在准三点时宣告德国的投降,一刻也不提早。


  “你们这些家伙的死板真是不可理喻,”美国说。“就连胜利的狂欢也要被它们约束。”


  “我可不会把它们叫做约束,”英国悄声回答,小心翼翼绕过一对皇家空军的身侧。“我们只是喜欢事情按部就班,仅此而已。”


  “它可今天一早就印在报纸上了!”


  “是的,是的。”英国爱怜地望着他摇摇头。“你的确是会为最愚蠢的小事而激动的人。”


  “不过是说说,”美国嗤之以鼻。“看上去可真蠢。”


  “入乡随俗(When in Rome),亲爱的。”


  “我们可不在罗马。我们正置身野蛮又古板的老伦敦。”


  “迷人的。”


  “哈哈。”美国冲他笑笑。“至少它仍然站立,不是吗?”


  “大部分。”


  “总之,我还是好奇。你为什么不愿意在丘吉尔宣布的时候站在他身边?你一向粘在他那里。”


  “你是说,当你不被粘在我这儿的时候。”英国耸耸肩。“他放了我一天假期。叫我出去走走,玩得尽兴。”


  “有点像是甩开你了,是吗?”


  “不,我不觉得会是这样。我想……他想要我和人民度过今日。我是说,他们是我们斗争的理由,不是吗?为了他们——为了他们能有一个未来。我们为他们的自由而战。”英国看向美国。“今日我们不必做战争机器。听起来不错?”


  “……是的。”美国避开眼神。“瞧,我很抱歉。我没想要挑衅的。只是……”


  “你想他了。”在来往的人流之间,英国找到他的手,握住它。“我知道。”


  “我只是希望他能看到这一刻,你知道吗?”美国叹息。“想到他的死离一切的结束是那么接近,在他一切的付出之后……我感到自己从未真正向他道谢。”


  “我想他知道。他真的很喜欢你。”


  “唔。”美国抹抹眼睛;紧紧回握。“抱歉。我没想要破坏气氛的。今天大家都该高高兴兴的。”


  “没什么。在这人群中没有哪个人未曾经受失去的创伤。那正是他们大喊,欢呼,如此响亮的原因。”英国向他微笑。“至于我们……对于我们,那只意味着我们还抱有一点叫喊和欢呼的人性。在经历所有这一切之后,我们仍然有爱的能力。这有什么不好?”


-  


  过了三点钟,当最后一个音节从丘吉尔的舌尖吐出,从阳台送上他的胜利致礼,人群陷入狂喜之中。演奏声交错碰撞,留声机也被拉上街来,人们在街巷的正中摇摆,舞动,每条街道上,桌子与茶匙与彩带在即兴的街道派对上被急急摆出。整个城市陷入巨大的节庆里,全然陌生者相互拥抱,接吻,舞蹈;全伦敦的人都好像涌上街头,向晴朗的蓝天高呼喜悦之情。


  傍晚时分,美国和英国加入稀稀落落的漫步人群,走向白金汉宫,求见皇室家庭。更加有趣的是加入“我们需要国王!”的叫喊,即使你只需要任何时候大步流星地走进去,美国这样猜想,鉴于英国在国王与王后出现在阳台,向人群挥手时,与人群一同欢呼,看上去欢欣雀跃的深情。再者说,他已经喝了相当多了。


  “现在去哪儿?”美国在一片噪音中冲他大喊。


  “哦,我不知道。皮卡迪利街?特拉法加广场?”英国听上去满不在乎。“别回家,时间还太早。”


  “你当然一点儿也不想回去。”美国拽着他穿过人群,四处穿梭。人多得让人幽闭恐惧,只是狂喜。“总之让我们去个能有空间呼吸的地方……”


  “等等,等等……!”英国拽回他的手臂,在人群中焦急地寻找。


  “发生了什么?”


  “我发誓我刚才……”英国摇头。“好吧,这一点儿也没可能。我一定是喝得昏头了。”


  “你以为看见了谁?”美国有些好奇起来。“丘吉尔?”


  “不。那……绝对看上去像是伊丽莎白公主。”


  “你确定?”现在成了美国左顾右盼地打量起来;但天色渐晚,在茫茫人海里显然不太可能。“好吧,我猜那会儿她没和家人一起在阳台上,是吗?”


  “即使这样……我确定那不可能时她。”英国微笑。“不过真要是她该有多好。”


  他们最终只走到特拉法加广场,在人流中那几乎用掉一个小时。等他们挤到喷泉与尼尔斯雕像地时候,夜色也已确确实实降临,广场被远处的篝火照得通明。看向再远处,大本钟也萦绕于祖母绿的光亮中,是六年来不见的光景。


  “没能居高临下俯瞰真是可惜,”美国忿忿地说;他看见那些整日都挂在灯柱上的人群。


  “大本钟?”英国问。“还是纳尔逊石柱?”


  “哪个也不成。”


  “那么狮子怎样?”


  “我猜狮子挺不错的。”


  一群水手远道而来,抓着柱基想要爬上四只铜狮之一,他们就在那里依靠彼此,遥遥坐在人群之上。音乐从四面八方传来,即兴演奏着流行经典,人们在喷泉里旋转,摩肩接踵跳着吉特巴舞。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景象,”美国说。“我以为英国人都挺保守的。”


  “我想今晚我们可从你们那儿借了不少灵感。”英国向美国制服的闪光遥遥地挥手。“话说回来,我以为你不会如此评论。得知炸弹不再会落到自家床头足够让你在街上跳舞庆祝了,你不这样觉得吗?”


  “的确如此。”


  一连串金属炸裂的回音响彻广场,探照灯突然亮起来,直指天空,光柱与建筑平齐。欣赏的呼声在各处响起。


  英国将头靠在美国的肩膀。“我们今晚也可以同他们一样快乐,不是吗?”他悄声说道。“即使我们知道一切并没有结束。即使……我们知道战争真正的代价。”


  美国沉默无言,只是把头转向他;英国抬起脸颊来分享一个亲吻。伦敦的欢宴仍然在他们身边继续。这一切不过是永恒一瞬,但至少今晚,今晚,那都没有关系。


  


  原注:伊丽莎白公主(也就是伊丽莎白二世)确实被允许在欧洲胜利日的晚上被允许进入人群,带着她的小妹妹玛格丽特公主一起与另十六人聚会。她在狂欢中呆了两个小时,之后回到白金汉宫,还因为在酒店的大堂中跳康茄舞而引起过骚动。可别相信说女王不赶潮流的那些家伙。


  


  38 4
评论(4)
热度(38)

© 夜莺与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