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与玫瑰

Weren’t love and departure laid so lightly on shoulders

 

【犹耶】晨星(iii)

  当声响从院子外传过来时,夜晚已经即将过去,阳光从地平线下射过来。他的门徒们仍然在沉睡,在茅草与砖石堆砌的宫殿中欢庆他们的荣耀。他们不晓得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唯独醒着的那一个,唯独知道故事的始末的那一个,那决心离开一切的,……犹大走过来。他的脚步很慢也很轻。

  “西门的儿子犹大。”耶稣这样呼唤,却不回头。他的声音中有感召的力量,呼唤人的名字,就好像唤走失的羔羊。犹大走上前去面对他。同第一次的感召有太多不同,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犹大平视耶稣的脸。

  “主啊,这便是我们的诀别吗?它竟来的如此仓促吗?”

  “我的孩子,你岂不记得你所承诺的一切吗?但愿你有承担他们的勇气。为何在这样的时刻忧虑?你岂不记得野地里的百合花,也不劳苦,也不纺线,”

  “就是所罗门极繁华的时候,他所穿戴的还不如这花的一朵。”犹大这样接他的话。

  耶稣笑了,他的眼睛没有。

  犹大又说,“这是你的意思。”

  “这是我的意思。”

  于是犹大亲吻他。他睁着眼睛,看进耶稣的眼睛:那装着整个宇宙的秘密的眼睛。他的嘴唇贴上耶稣的。泪水从他的眼角落下来。

  “你明白要做这一切,我的心有多么痛苦;而你的苦痛我却连想象也不得。我的主,你是怎样一个人啊!倘若这是不得不行的事情,倘若这是你已经决意要做的,那么我所经受的又算得上什么呢。但愿你的旨意被践行,但愿你的名被荣耀……”

  “犹大,”耶稣轻柔地呼唤他的名字,这一次也如同先前的每一次。“这不会是一切的结局;在那日子,当苦难和眼泪都已经化为尘埃,那创造天地的还显现,那时我们还会再相见。”

  “那时你会在你父的右手侧。而我——”

  “那晨星指引的是你的道路。”耶稣伸手去接受绳索的绑缚,那时门徒中有些已经醒来,惊慌失措不知道身旁的军士是从何而来,更不知道这就是犹大故事的末尾;在那之后还有无数神迹要发生,无数国要建立,但对于犹大来说,这就是最后了。门徒乱成一团,有的反抗起来,有的只是流泪。犹大又跪下,去亲吻那双囚犯的脚;耶稣的身体有夜晚露水的气味,不再有香膏的香。那双脚被拖开,在犹大的泪水落在地上以前,太阳已经升起来,晨星在它的侧旁闪耀。

  他最后一次见到耶稣的时候,耶稣的头上戴着荆棘的王冠,血与泪在他的身上不住流淌。门徒中的大部分已经四散了。他甚至没被任何人想起。犹大折返回去,不愿再看上一眼;玛利亚的哀哭,彼得的哀哭,耶路撒冷的哀哭,都消失在他的耳边。他远远望着他的弥赛亚,只有无边的寂静和悔意陪伴他。

  他说,“如今我能感受到你的温暖了。主啊,这道路黑暗又漫长,但愿你的眼睛常投在我的身上,愿你一直注视我。

  “这一切我仍然不明白,你的想法与你的恐惧我从未接近。可只是命令我吧;让我作自己应作的事,走你所决定的路。我需要的…我需要的只是你的旨意。若是这样的命运非得落在我的头上,那么让它去吧,夺走我的一切喜悦和我的生命,因为你已经教我心甘情愿献上这一切。

  “或许我可以救你,或许照着你的意思,我已经拯救了你。又或许我们的悲伤,能成就更大的事业。但未来与过去,在我这里还有什么意义呢?让我的身体被鹫鸟吃个干净吧;到那时你也必抬起手来,我就一瞬间又好了,就像那些瞎眼的和已经死去的一样,悲伤将不再停留在我的身上。破碎的感觉、被修补的感觉,我哪一个也没能体验过。倘若这样做,能更接近您一些吗?

  “现在我愿意睡去了。但愿我们在那被许诺的日子,在没有泪水的地方相见。这是我的老师,你所教给我的。”

  犹大于是走到旷野,吊死在那里;他丢在殿里的银钱,由祭司长拾起买了田,把孤身的外乡人埋葬在那里;背叛者与仇敌所做的,正应了经上的话。

 


  

*碎碎念:意犹未尽,一路写到了结局。可能没有一时兴起写的好看,以后也不写了。在写这两段的时候,也算是顺便做了福音书的对比阅读(?)然而还是很多情节和福音书对不上。

真正的犹大,撇去后世的解读,应该是什么样子?马太福音里耶稣说“他不生在这世上倒还好呢”,约翰福音中则说“有魔鬼进入他”。诺斯底教义里犹大是唯一真正的门徒。

我无意去偏袒哪种说法,只觉得耶稣爱着世人,也包括犹大;而犹大在整个故事中确实是重要的,至于是圣人还是罪人,明白还是不明白,我们并不知道。在这个故事里犹大是明白的那一个,只是我私心里觉得耶稣独自握着真理却无人明白,太像旷野里奔跑的查拉图斯特拉,那样的感受太过凄凉。犹大福音确实很大程度影响了它,因此回过来看时,发现离正统教义已经差了十万八千里,希望您阅读时也时时记住这件事。

谢谢您阅读。


  20
评论
热度(20)

© 夜莺与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