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与玫瑰

Weren’t love and departure laid so lightly on shoulders

 

【Jesus/St John the Evangelist】甜酒

。无趣又说教的长独白


“它顽强坚韧地唱它的歌,/高傲地,怀着暗暗的忧愁,/又唱了一个夏天,一个冬天之久。”

  


  自耶稣离开我们兄弟之间之后,异象时常在我眼前发生。有那么一阵子,它曾是我的梦魇:在天堂与地狱种种光怪陆离的幻象中,我没有一次不迷失,在惊叫和对拉比的呼求中醒来。我太过懦弱,不足以承受这样的使命;这一点我心知肚明。那时我会想象拉比所讲的一切;倘若这些道都是由主之手,以这样让人畏惧的形式降到他的身上,那么我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他所经受的一切。


  他比我们都要坚强;这也正是他成为我们的拉比,我们追随、信靠,在他的脚下栖息的原因。虽走在今日这样干涸的土地上,也仿佛在绿洲一样蒙受甘霖。对于我们,没有足够的勇气和信仰;但耶稣在那里——在过,然后在那日要再临,这足够成为我们前行的手杖。对于你们来说——你们不像我这般幸运,得以亲眼目睹这一切的始末,在自己身上切切实实感到奇迹和启示的发生,所以作门徒的我当把这一切写下来。“你们要彼此相爱,就像我爱了你们那样*”,这嘱托你们在见到我以先,就已经传播到你们那里。每个人都当记住这话;如此,拉比的光也照在你们身上。


  耶稣的话比我的要重要的多;我自己的话,又有什么好记下来呢?哎,尽管你们远道而来,想要听些不同寻常的事情,可是有价值的,往往同欲望所向有所区分。这样一个宝贵的夜晚,星辰与大地都如它被创造时一样美丽,众天使团团环绕着我们,想要倾听我们所说的话,而我们却要在这里谈论我的经历吗?达摩岛何尝不是一个好地方,在这里苦难与孤独都比平素要更加清晰,这故事想必也要被更清晰地记忆在你们那里。可是不要把它留下;让它随着时间被忘却吧;应当记得这事的,只有我与耶稣,因为那本来就仅仅该是我们之间的事情。倘若你们的爱足够恒久,那末你们也要编织你们自己的故事。可是不要四处向他人讲;抱着你们的爱,面对你们所爱的兄弟,只讲那些真正有价值的话,好让更纯粹的荣光一代一代地传递下去。


  或许我的沉默是出于畏惧;的确,我所领受的光明,都已经明明白白记在福音书里;余下的日子里,唯有黑暗和恐惧陪伴我。那没有什么好说的,你沿着路走,要传播他的名字,要在烈日与众人的敌意里前行,一日复一日,知道那是被拣选者才特别被赐予的权利。哈,而我的那一份格外漫长;其中是所爱的兄弟的凋零。拉比早已拉着我们的手,安排好我们各自的结局。将我留在后是他的意思;在最初便透露了出来,好教我不要死的那样着急,好教我看着我的弟兄死,泪水流在他们脸颊时,我不要太过伤心。大约我暴躁又愚钝,所以比起其他人,要经受几倍于他们的漫长的孤独。大约我太渴望为他死,为他经受苦痛,所以不得如此的结局。可在这一切之上是他的眼睛;那时我对他说,主啊,若是你的甜酒,我便喝;若是你的意思我便去行。


  安抚他的母亲的是我,接纳抹大拉的是我,在天色未亮的清晨,看到他从死里归还的是我。记录他言行的是我,经受苦难的是我,被留在最后的是我。他既教导我们去爱,我们就当尽全力去践行。是的:爱。只有凭借爱我们更好地理解他的意思,凭借爱我们传播弥赛亚的名。爱的重担我们人人都感受得分明;你们跋山涉水,不是要毁灭,而是为了建立。爱比恨要难,这也是为何耶稣教导我们要爱的原因;守护圣殿比拆毁圣殿要容易。过去我是那样一个暴徒,不晓得所应当信仰的是何物,也不晓得爱与忍耐究竟该被怎样践行,直到被拣选的那日;一切都被原谅了,他就站在那里,远远呼唤我的名。我们如盲眼的孩童重新去学习这个世界。拉比治好了无数盲的眼睛;可他教给我们的爱,要比他治愈的肉体要多得多,因我们之中没有一个完整,因为我们的心没有纯粹的时候;他却拿爱修补我们的心。


  我仍在等待:等待你们的到来,等待死亡的造访,等待我已在幻想中见过太多次的日子。太过漫长了,即使对于迫害和苦难,我的使命也太过漫长了——你不能把诺亚孤零零地放在方舟上,让他送出一只鸽子,又一只……却仍然没有陆地的消息。


  相信我;长命从来也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我已经年老,彼时的幸福和喜悦都已经模糊,痛苦却如同一座高塔,一层又一层搭在我的肩膀,只有自己的血肉支撑这一切。彼得已经死的太久,倒钉十字架是独属于他的使命。曾经和我同路同哭的,如今都已经不在了;而对于我,那些伟大的使命我都已经完成,再也没有什么好挂念的事情,唯有时间是需要战胜的仇敌。在清晨造访的时候睁开眼睛,看见未曾发生过的景象,又或者想起那些已经过去的事情,迷茫不知所措;就好像已经结了果实的树,连叶子也一片片失去了,只独自在这冬日里活着。


  不,不要流泪,我已经太老,忘记如何宽慰人心。让我们笑吧;弥赛亚在十字架上,不曾流过一滴眼泪。若是你们也见过那样纯粹的爱与勇气,你们也将羞于哭泣。你们会明白为所爱之人蒙受苦难,是怎样一种荣幸。我所能做的太少了;当一次牺牲,一次拯救被做出,我所能做的唯有见证它,奔走于城与城之间,流着血和泪呼喊。我们永远无法完全明白耶稣的意思,也永远无法做到他那样伟大的行为与言语,我从不完美的文字,却是为了记住那完全的美,和完全的爱……我正写的是这样一个完全的主的教训;我写下每一笔,是凭着对那美的追怀。是为他曾说:


  “不是你们拣选了我,是我拣选了你们,并且分派你们去结果子,叫你们的果子常存,使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他就赐给你们。*”


  是为他曾拣选我,将我的命运展示给我;我们曾经那样接近彼此。


  我交到你们手里的就是这样一卷书。如今我垂垂老矣,大概离这使命的尽头已不远,因此我要把同样的话讲给你们听。你们要去结果子,在以色列全地收获果实。至于这愚蠢的故事你们只可听听;喝这甜酒只是我一个人的使命。到了末日审判的那日,我们的主要再临;到那时这故事还要被提起。其余的时候唯有爱是要被铭记的。你们离开这里后,在归途上就要彼此相爱,视对方为自己的至亲——有这爱在,就没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


  

  

*john15:12

  

*john 15:16

  


  13
评论
热度(13)

© 夜莺与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