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与玫瑰

Weren’t love and departure laid so lightly on shoulders

 

【London Spy】【Danny/Alex】致谢/Acknowledgement

是你给了丁香寂静


在我心底悲哀的风中颤动


你让我的生活成了一个孩子的故事


沉船和死亡


是盛典的借口




You make the silence of lilacs which shake


in my tragedy of the wind in my heart.


You made of my life a children’s story


where shipwrecks and deaths


are excuses for adorable ceremonies.




——Pizarnik: Ackowledgement




  




  “我想要给你写诗。”他说。




  “我会很高兴,”对方没有回头,“不论你写什么样的诗,我会欣然接受的。你会写些什么?——这真是个愚蠢的问题——”




  “太多个我以为会是永别的瞬间。”男人这样说。“过去的我,与人交集之时,最用心说的,是给这一段感情的悼词。我曾经对这些抱有偏见;我嘲笑相爱的人,嘲笑他们脑中只有对方的模样;他们的短见与盲目何等可悲。而如今我知道其中滋味了。”




  “现在呢?”Danny转过头去望着他。Alex借机打量对方的身体,在夜晚,狂热统治他的大脑,他无法用理性去欣赏。那不是一具多值得称赞的躯体,在任何时代的审美里,Danny都太过纤细,双眼中缺乏人可称道的喜悦或平静。而Alex的目光相比之下则显得沉静;他不惯于将迷惑写在脸上。那双眼睛在沉默中从上到下扫过,最后又回到对方的一双眼睛。Danny注意到那目光;他笑起来,惯常的慌乱不如以前明显了。“爱人的感觉如何?”




  “火辣辣的。”他说。“好像在宁芙的水池里逡巡。我不知道感情是这样一种诱惑人心的事情。”




  夜晚的灯光已经熄灭了。他想起某个他回头的瞬间,另一部分的他站在门后,一双无言的、渴望的眼神;一个破碎的灵魂望着另一个。他们的肉体互相触碰,但是相爱的是两个落魄的、无助的灵魂。当灯光熄灭,都市里的一万盏灯照在他们身上,路过的人注视着他们,有一万双眼睛、一万双手。可是他们望着对方。Alex想要永远记住恋人的相貌;想要用诗去讴歌,画去描绘;而当他们的眼神交接,一切都好像突然苍白起来,失去了为之过于纠结的意义。对方曾承受的美誉有多少,所经历的挫折又有多少,他不愿去想,也因为那些他不应当想。若他生在古时的希腊,一个人将不被允许如此考虑自己的主神。当Danny的身体在他的之上,如鹰抓捕他的猎物,眼神炽热,却又温柔和悲伤。那时他仿佛不是在承受,而是以那样的姿势崇拜神明;将羔羊献于祭坛,放它们的血;所承受的一切重担都放下。




  “有那么多我以为会是永别的时间——像是一个人被留在孤岛上。我不知道该向谁感恩,又要向谁祈求庇佑。我不信宗教;而面对数字与算符,我二十年的命运之主,我已经无法想象没有你之后的它们会是多么苍白而令人恐慌的。我的生活不允许任何与羁绊相关的事物,而我曾相信无所依赖的生活也是无从失去的;直到我遇到可以为之被副重担的理由。你就好像新的生活,和我所经历的一切都不同。你就好像新的主神;同信仰中的不同,你与阿波罗同样耀眼,却站在此处,我触手可及的地方,只要你仍然眷顾我,就不会有绝望的理由。




  “我会为你而死的。倘若真的有失去你的那一天……”




  Danny看起来迷茫,似乎对生死的话题感到猝不及防……他的确那样天真,在Alex从零零碎碎的对话中拼凑的过去中,他潦倒落魄,流过太多眼泪,却从未想过死亡。当Danny望着他的时候,他看见一双纯洁的眼睛。Danny不知该如何回答,掀开窗帘一角去看街景,而Alex静静地坐在床上望向他。彼此的眼神交接。“天还没有亮,”他总算说。




  他的手写过太多的算符与公式;数字和他的孤独时常在一起。他张开手去拥抱它们;就如同拼接陶土的孩童一样,他整日同它们呆在一起,试图用它们拼凑出一个自己的神。在数字与符号所构建的城堡里,却从没有建筑神所用的砖瓦:一幅画,一座偶像,一个普罗米修斯;一场爱情。




  “你不会是第一个给我写诗的人。”他喃喃自语,在记忆中回溯过去的时光,Alex听过再多都无法触碰的。“我选择过太多错误的事……”




  “有时那些错误也带来好事。”




  “这样的安慰并无意义,Alex。”




  “是这样。”




  仍然是沉默。夜里沉沉欲睡时,Danny曾经在情人的耳畔细语,“……一无所有,除了星星什么也无法给你…”可是他们握住对方的手;知道对方不会再是错的那一个,无论命运会怎样愚弄他们。那之后会前前后后地坠入好梦里。




  “我会说——”他顾盼四下避开Danny的目光,而后者温柔平稳地落在他身上。“在你之前我的生活好像在黑暗中,未曾知道有什么可以崇拜的。在黑暗里我与平庸和绝望恶斗多年,却以这样简单的方式击败它。你来,好像在四面的墙上打开了窗;你像神明一般立于光芒之上。虔信宗教者时常因见到异象而皈依,你的形象,或许能够与之类比。那样的景象一旦见过,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覆盖它的影响……直到死亡,记忆会以它的双手拥抱我们,直到我们在它的怀中因此窒息而死。我不会离开你,不论生活以怎样的表情讥笑我们,我已经不再妥协了。”




  Danny回报以微笑,昏暗的光隔着窗帘透进来,影子笼着半个侧脸。“我们都见证过足够多的黑暗。”那之后他把窗帘拉开,窗外天已经大亮,在伦敦,少有这样明澄澄的太阳。




  




  


  




(感谢阅读!这一对也真是可爱,甜的虐的都喜欢,可惜灵感女神并不眷顾我,写了这么个自己都嫌弃的矫情片段…。


他们是:俗人;普通人;于生活的庸俗与危难中跌跌撞撞地活下来的人。他们的爱是不会有未来的爱,所以绝望,所以情感那样强。其中一个死去了,另一个活着,他们曾经那样相爱。并非那种轰轰烈烈的故事,但是真是太温暖,……也太心酸。

  21
评论
热度(21)
  1. 私は、嘘の世界で生きてるんだ夜莺与玫瑰 转载了此文字

© 夜莺与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