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与玫瑰

Weren’t love and departure laid so lightly on shoulders

 

【卡黄】Stand by Me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目前干劲十足但是()。小段子,夏天的同事故事。


我想描述最简洁的情感

喜悦或忧伤

它不象其它人所做的

企及太阳或雨水的闪电

(齐别根纽·赫伯特)


  说着吃火锅的时候,李艺彤很难控制自己不去问黄婷婷是否在场。她知道有些事情过去的时间已经足够长,长到再去在意一件事情都已经显得不再合适了,仍然顾左右言他,显得欲盖弥彰。李艺彤拽着万丽娜的手走进包厢的时候,发现黄婷婷已经坐在那里了,看到她们两个,招招手让她们进来。万丽娜滑进婷婷旁边的位置,李艺彤也跟着坐在再旁边的一个。冯薪朵说:“我以为你会穿小裙子来吃火锅嘞。”李艺彤说:“呸!我特意去换衣服了。你肯定知道我今天穿得不对才特意叫我们吃火锅。”


  冯薪朵说:“难得大家都有闲嘛。夏天能聚在一起不容易的。”


  李艺彤耸肩说却是如此,除了呆在剧场这几天和冯薪朵、万丽娜抬头不见低头见了三天,大多数时候连见面都像奢侈了。身边接触的同事一波又换一波,更何况消失在剧组里的哪一些几个月都不回来。黄婷婷像是刚下飞机的样子,两天的工作还没有缓过劲来,到了傍晚把发型拆下来换了松松散散的马尾辫,黑眼圈倒是一直都在。黄婷婷和赵粤在桌子的另外一边张罗点菜的事情,万丽娜也已经加入其中;万丽娜回头的时候发现李艺彤的眼神,只是笑笑。李艺彤说:“娜娜,帮我点橙汁,我好渴。”万丽娜说:“点单在婷婷手上。”李艺彤只好又说,“婷婷,能帮我点吗?”黄婷婷头也不抬地说已经点了。


  李艺彤噢了一声以示回应,过了一会才想起要说谢谢。她知道万丽娜知道得比她要多,但是她曾经不想去关心,现在也无心再去问。万丽娜从不会自己说起这事,即使是在李艺彤半夜哭哭啼啼地熊抱住她的时候,也决定把事情最终交给她自己。她很安静地专注于火锅,只在陆婷被烫到手的时候抬头跟着嘲笑。李艺彤看着万丽娜铁刘海下笑得弯弯的眉毛,深深的酒窝,又隔着万丽娜看到长椅的另一边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抓筷子的手放在桌子沿抖个不停的黄婷婷。她说:“大哥你能不能行?”她的眼睛没有再往婷婷的那边瞄过去。


  李艺彤说:“奇怪,这里好热。”


  万丽娜说:“嗯,空调没有开够。”


  冯薪朵说:“没办法啊,谁让我们是在吃火锅呢?”


  李艺彤说冯薪朵都怪你!本来我可以搂着娜宝一起吃的。万丽娜叫道李艺彤你这个神经病,就算不热我也不会给你抱着的好吗!李艺彤吃痛的样子(虽然并没有被打)回答说:娜宝!娜姐!娜娜!你不爱我了吗!黄婷婷边听边不动声色地笑,嘴角扬起来,睫毛垂得低低的,只是不说话。李艺彤专注于扑进万丽娜的胳膊弯里,只无意识之间瞟见她吃的汗涔涔的额头,忍不住笑。她说娜宝,你那么多天没在宿舍里,我一个人好无聊!还好你回来陪我。


  冯薪朵在忙着摸陆婷的头,往她的碗里夹魔芋结。她说:“陆婷不哭不哭。”陆婷说:“我又不是小孩子。”黄婷婷说:“要不要下一点青菜?大家有没有吃饱?”赵粤说:“我还想吃鱼丸。再来一盘吗?”


  李艺彤做过很多不同的梦:在樱花树下轻轻地亲吻她的梦,在河堤上牵着她的手的梦,在枕边,把鼻尖埋在她稀疏刘海里撒娇的梦;后来是轻轻拽着她的手,闭着眼睛说对不起的梦。梦里夏天的风总是带着凉意,吹动头发,从耳边拂过时,不作声响地怂恿她跨出一步;醒着的时候,在火锅的热气里,隔着人海望着她,心里忌惮的事情却很多,放不下拿筷子的手。


  出了店门久久地等不到车来,几个电话之后冯队长和黄副队很自然地叫了车,陆婷和万丽娜很自然而然地凑到队长的那边去,李艺彤前脚还在抱怨刚想起要错过了的电视节目,不留神之间已经很自然而然地被和黄婷婷留在了一起。赵粤先坐到前座,之后是黄婷婷坐进后座,探一个头和一只手出来说:“走吧李发卡,你不是要回去看节目吗?”


  李艺彤愣了一下,不知道应该不应该搭上去。夏天夜里的上海,风闷热又潮湿,吹在脸上一点儿也解不了絮絮的愁思;她被这风淹没了,他人的闲言碎语,一些期待的眼神,黄婷婷的笑,她想这些搅乱了她真正的心情。她幻想突然有一场大雨,可以把她和黄婷婷包裹在一个伞下,暂时与外面的世界隔绝,这样她可以暂时不去顾忌地牵那只细细的手腕。最后她还是接过了那只手,尽管心里的疑问一个也没有尘埃落定,她不知道面前的女孩子只是无心之举还是出自深思熟虑,她不知道这样的行为对她、对自己是不是都太过了,她圆圆的小手和细瘦修长的手指纠缠在一起,突然感到一阵熟悉的安心,又像夏天一场用尽了勇气的小小冒险。


  她问:“你怎么突然把手伸过来。”黄婷婷说:“因为你今天看起来呆愣愣的,怕你一不留神跌在这里啊。”然后两个人就不再说话了。李艺彤埋头专注于手机,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黄婷婷听歌看着窗外,宽敞无人的路上一排排行道树在后退,在倒影里看到被手机照亮的李艺彤的脸。她想慢一点、再慢一点吧。有很多还不可以做的事,很多还不愿意透露的感情。否则喜欢你也不是喜欢你,夏天也不是夏天了。


  38
评论
热度(38)
  1. 琮琮夜莺与玫瑰 转载了此文字

© 夜莺与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