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与玫瑰

Weren’t love and departure laid so lightly on shoulders

 

【卡黄】Stand by Me(ii)


你的眼睛看见这一场火灾

你看不见我,虽然我为你点燃



  黄婷婷一个人,无论如何没有理由往顾村公园去的。谁想到楼梯间里撞到背着吉他的易嘉爱,闲来无事问起来,易嘉爱很兴奋地表示一个人就是该在夏天里做一些大事,洋洋得意地指着背上的琴。窗外热得吓人,她并不是不知道,但黄婷婷看着这个短裤藏在上衣摆里的飒爽女孩子,心里忍不住美起来,偏偏口上也不擅长拒绝。于是一路唱歌,合照,黄婷婷有时候坐在身边听着,有时候摇头晃脑地跟着唱起来,就如此在上海的新一波热浪里度过了自己的下午。等到了分别的时候,两个人眼里额头上也薄薄一层汗,易嘉爱护琴心切跺脚说我得先走了。


  黄婷婷笑的特别开心,在守年姑娘的面前完全无法露出任何其他的表情。她拍拍嘉爱的头说:“那嘉爱别等我,我想在这里再逛逛。”


  嘉爱回答说:“那我先走啦。婷婷你自己不会找不到回家的路吧?”


  黄婷婷说:“嗯,你才是。找不到就打电话叫我。”


  易嘉爱这样点头走了,一面走一面说“婷婷放心我会找十七啦”,声音越来越远,只看得到两条光溜溜汗涔涔的小长腿蹦三尺高,藏在琴后面。到最后就剩黄婷婷一个人了。她背着手很惬意地在石板路上摇摇晃晃,像老人家一样随便地一步一步往前迈。这个季节,樱花已经落得很干净了,只有细细的枝干上小小的叶子遮荫。她鼻子里哼着调子,肩膀在宽大的衣袖里来回晃荡,想着何晓玉上一次唱起的歌,想着下一次能够捣乱的方法。


  正是因为在这种时候撞上李艺彤,所以觉得意外又尴尬。好在李艺彤这时候被手头的事情好好地支配着,没有闲心摇头晃脑地四处乱看,一时半会无法发现黄婷婷这么一个惹眼的存在。她笑的很投入,捶着大腿几乎快要流眼泪的样子。刚刚告别了纤细乖巧的易嘉爱,一下子突然接受这么刺激的画面,让黄婷婷忍不住眨了两下眼睛。脑袋里第一反应是该悄悄地绕开,脚步却忍不住停下来,两只手仍然还背在身后,踮着脚尖想要看的更清楚一点。


  李艺彤一转身也看到黄婷婷了。她远远地挥了个手,和身边的朋友说了几句,就轻快地向黄婷婷的方向跑过来。黄婷婷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李艺彤跑过来,想着海豹如果生活在夏天,会不会就是现在这个样子。李艺彤气喘吁吁地停在不远的地方,说:“阿黄你怎么在这里?”


  黄婷婷说:“我陪嘉爱在这里。嘉爱先回去了。”


  李艺彤分出一口气来笑了一下,然后点点头打算往回走。黄婷婷叫住她说:“你什么时候回去?”


  李艺彤说:“快了。你等我好不好?我不要一个人回去。”


  黄婷婷说:“我等你。”


  黄婷婷对关于小裙子的研究比上海这几天落的雨还要少,也不明白李艺彤为什么为了这样的事情在大热天出门,穿着看上去不太凉快的荷叶边,不像她的衬衫和背带裤,也不知道如何在这样的天气里还能保持灿烂的笑容。李艺彤叫人无法理解的地方还有很多。她找个地方坐下,静静看着李艺彤对着女孩子们指手画脚。倒真的也没多久,十分钟的功夫,小姑娘就已经向周围的人群挥手道别,提着荷叶边又重新飞了回来。“没事啦,你等了很久吧?”她问。


  黄婷婷摇头。她说:“比我想的快很多。”


  李艺彤于是又开始念叨,说起她上一次看到嘉爱的时候,她也向她炫耀她又写了新歌。黄婷婷听着,笑她叨了一天也不嫌累,慢吞吞陪着她走,心里考虑着让她们两个歇脚的便利店要往哪里走。她问:“那些人你都认识?”


  李艺彤回答:“也没有。不过我对她们都一样好的!我就是这样一个深情的好人嘛。而且熟悉的朋友还要到了微信号……”


  说完她突然抖了抖,很僵硬地接一句:“糟糕,我忘记了。马老师昨天发微信,说四点钟要去练功房跳舞的。”


  黄婷婷说:“你记错了。是明天九点。”


  李艺彤说:“不是的!你跳舞那么好你当然不会收到短信,是单独跟我的。”


  黄婷婷耸耸肩,“那你要完蛋了。”


  李艺彤说:“我还年轻啊不想这么早就离开人……”


  话没有说完黄婷婷就已经迈开步子走了,头也不回地说“那你快点啊,要是迟到的话,副队长要扣你的钱啦”,李艺彤本来就落在后面半步,现在更是追不上,李艺彤只好加快了脚步,张开嘴想说点什么又没有说。耳边的蝉鸣盖过了车水马龙,脚下的路上偶尔有知了唱完了一生而落在地面,它们的时间太短,一旦错过只留下回味,就好像流星,就好像许多她仍然想起的时候。她走在黄婷婷后面,大约一个手臂的距离,上前两步就能够勾到她的手臂。但是没有必要亲自去践行,因为这样就已经足够了。李艺彤两只小手拽着裙子边,试图在烈日炎炎下走的不那么狼狈;黄婷婷慢悠悠地走在前面,背着手臂像散步的老太太那样一小步、一小步。两个人听着各自的心跳声、呼吸声,彼此的脚步声。总有一天会追上她的,李艺彤对自己说。到那时候,也请你一定要在那里。就像今天那样等待着我。


  朋友问:“那边是你的朋友吗?”


  李艺彤说:“对啦。”


  “我们还以为你会丢下我们就走了呢。”


  李艺彤说:“哪里可能?你们是我一辈子碰到最可爱的女孩子。”


  朋友中一个小女孩子捏李艺彤的鼻子。李艺彤嗷嗷叫了几声,跳到一边去,说:“不过我真的要走啦,一会儿就走。”


  对方回答:“看吧,果然看到女孩子朋友也不要了。”


  李艺彤念叨着:“也不是,也不是这样。下次再见吧!你们都是可爱的女孩子。但是她在等我。”


*  

  “阿黄你别扔下我啊,”她念叨着,不敢声张,怕此刻她说话的对象真的察觉。“这样穿着完全走不快嘛,我果然还是被马老师温柔地杀掉就好了。”黄婷婷也不知有没有听到,步子反而有加快的意思,不露声色地背着她笑了一声。


  她说,无论如何都会等你的,所以现在快迈开步子来往前跑吧。



  24
评论
热度(24)
  1. 琮琮夜莺与玫瑰 转载了此文字

© 夜莺与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