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与玫瑰

Weren’t love and departure laid so lightly on shoulders

 

【卡黄】Stand by Me(iv)

*

温情的人们!

请用小提琴演奏爱情,

粗鲁的人用定音鼓。


*

  吃过了饭,太阳仍然垂在天边没有下山,离流星雨的时间更是遥遥无期,姑娘们一时间找不到其他的事情可以做,成群结伴地向着生活中心的楼顶走。在其中极显眼的是李艺彤,嘴里念念叨叨说着:这么热的天真是想哭,我爱衬衫,衬衫使我快乐;你这样子玩小心烧到自己的刘海欸;呜哇啊,好怕火,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干嘛非得带烟火不可啊。一边轮流趴在不同的女孩子的肩膀。黄婷婷走在不远的地方:对啊,我就是世界第一可爱,你倒是找一个比我更可爱的人呀;哎呀撞到了撞到了,疼不疼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玩了一圈,回头的时候,才发现那个吵吵闹闹的家伙在不经意之间已经不见了。


  黄婷婷问:“李艺彤呢?”


  万丽娜抬头说:“说起来,去拿东西了吧,好久也没回来。”


  黄婷婷说:“那我去找她。”


  黄婷婷放下手上的一打烟火,塞到一旁眼神直愣愣看着陆婷的队长手里,揩一揩手,往黑暗里摸着墙壁慢慢走,一边叫着:“李发卡?”模模糊糊从房间里传出“阿黄吗?阿黄快救我”的喊声,黄婷婷打上手机的光打开门,才看到蹲在角落里的李艺彤,眼睛埋在手臂弯里说着“突然有像是蜘蛛那种的东西爬过来好可怕阿黄快救我……”


  黄婷婷无奈地笑笑打开灯,“你刚才干嘛不开灯?”


  “谁知道会有那种东西。”


  “你真是有够任性。以后怎么办啊。”


  黄婷婷说着把李艺彤拉起来。怂了的李艺彤回头相当嫌弃地看了两眼房间,念叨着“回来之后我一定会大扫除……”一边跟在黄婷婷身后走。到了楼上之后精神显然又恢复了常态,又重新蹦蹦跳跳地在姑娘们中间乱窜了。黄婷婷暂时没了兴致,应了曾艳芬几句打招呼的话就往天台的边上走。想不到李艺彤后来也一声不响地跟上来,两个人站在天台的边沿,搭着栏杆看着远处的风景。这样说话之间太阳慢慢地沉到地平线下,半个月亮从另一头慢慢地爬上来,从建筑物之间露出身影,天也渐渐暗下去,两个脑袋不知不觉地凑得更近。


  “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到大看到夜空都会觉得兴奋。”李艺彤说,“明明知道是触手不可及,又稀松平常的事情。可是总让人忍不住去看啊。有好多关于流星雨的胡思乱想。”


  黄婷婷轻哼一声。过了一会她说:“夏天晚上我也经常看星星啊。”


  “喔。”


  黄婷婷有点好奇地看着李艺彤。不可思议,居然有点想起以前那个喋喋不休的小孩子了。从前唯独在她面前最是任性无理,如今好像变成了相反的情况。在她不经意间说不定又要变回那样子(想到这里让她摇了摇头),但这一分钟闭着嘴巴安静,偷瞄着对方等着她接话的李艺彤,就好像在不知不觉里长大了似的。明明只是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为什么会发生这么让人不甘心的事情啊。后来思绪越飘越远,她冥冥中想到,她也已经不是过去的黄婷婷了。也许因为这样,李发卡同学的态度变得委婉起来。也许也有别的其他原因。她不愿意去多想,摇头把这些都甩开。将夏天的大好时光放在计较人和人之间究竟态度如何怎样,说一些大道理;只是此刻就已经足够了。李艺彤圆圆的小手臂靠过来;然后是穿着凉拖鞋的一双圆圆的脚。两个人松松地挨着,在燥热到让人不耐烦的夏天里,足够感受到各自身上黏黏腻腻的热气。


  “对不起。”李艺彤说。


  “嗯?”


  李艺彤把脸一撇,“没有啦。你不是嫌弃我不靠谱来着。哼,我这么弱,还真是对不起呢。”


  黄婷婷说:“我会当真的。”然后咯咯地笑起来,愣是把李艺彤呛得没有话说。她说:“黄婷婷!想不到你居然这么油腻!我以前都没有发现过!”


  黄婷婷说:“对啊,你就是没有发现。”


  李艺彤说:“我没发现阿黄这么要事情的。我要去告诉曾老师了……也不行,她一定会揍我。”


  黄婷婷说:“你看,你到哪里都要被揍。扣钱了扣钱了。”


  李艺彤发小孩子脾气,不说话了,鼓着嘴哼哼唧唧地摆小海豹不存在的尾巴。是啦,现在道歉也没用。黄婷婷一把按在李艺彤的小脑袋上,也不说话。背后听到张雨鑫的惊叫:“看到了!”和随后而来的稀稀落落的惊叹。“错过了。”李艺彤斜着眼去看黄婷婷,看到黄婷婷的眼神躲开了;也好也好,就一直这样吧,她在心里这样想。没滋没味的烟火被点燃又迅速地熄灭,一朵又一朵,一年又一年,她们的生活就这样从指尖流走。现在说道歉还有用吗?要和谁说才好?眼前的路,没有你仍然能向前走吗?一句话也不说,揣测着对方的想法,在这样的时候,赵粵抱着hana走进来,要笑不笑地看着两个人。黄婷婷由于兴奋喉咙里忍不住发出喵喵的叫声,接过来摸摸,又递到李艺彤那里去,眼镜笑得弯起来,里面倒映着二十岁的,一天比一天显得成熟的李艺彤。


  黄婷婷在想些什么呢?


  李艺彤有很多场关于夏天和流星雨的梦。在河堤上拉着她的手两人散步的梦,在樱花树下轻声地告白的梦,被温柔地搂在怀中的梦,那样的夜晚里的星河像漫画里那样灿烂,全世界好像只有她们两个人,在彼此的眼睛里,李艺彤还是李发卡,黄婷婷还是婷婷桑。如今已经没有故事的主角了吧。过去想要了解的人,爱护的人,小心翼翼追求的人,还没有来得及抓住就已经不再有机会了。


  “hana酱怎么有这么可爱啊!可惜娜姐要手撕我,否则我也好想让它过来玩啊。”


  黄婷婷说:“那你到我们房间来玩嘛。”


  李艺彤低头去揉猫的头,说:“好啊。”


  赵粵突然大叫:“啊——来不及了。刚刚的星星好亮。”


  李艺彤说:“果然游戏黑洞在找流星的方面也注定无法成功了。”


  黄婷婷说:“奥宝许愿了吗?”


  赵粵说:“哪里有可能来得及嘛。”


  李艺彤说:“有点想安琪了。”黄婷婷说:“嗯。那下次看到的时候我们一起向流星许愿好了。”


  两个人仰着头,安安静静地朝着天空等着星星坠落的瞬间。白天的雨到了夜里已经平息,天气比平时更要清爽,远处的车流,近处无休止的蝉鸣,此刻都平静了。有太多的愿望没办法成真,现实的高墙一道连着一道,今日的你我已经不比昨日。可是请就这样陪在我身边;就这样一起去创造新的故事吧。


就写到这里吧,想说的也说的差不多啦,期待她们两个自己谱写出新的篇章www

  26
评论
热度(26)
  1. 琮琮夜莺与玫瑰 转载了此文字

© 夜莺与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