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与玫瑰

Weren’t love and departure laid so lightly on shoulders

 

【三韫】总有一天

本来是为了庆祝新年写的,发出来居然春节都过完了。不敢信。


  模模糊糊中张丹三意识到自己醒过来了。口干舌燥,翻了个身仍觉得不舒服的话,大概是要感冒了。睡在对面的宋昕冉也含糊地发出声音回应,不知道是被吵醒了还是没有,但睡在陌生的房间,经过了一夜的热闹,总觉得有哪里不习惯。她下床,就光着脚一路走到自己的房间里。杨韫玉抽屉的第二个格子里有常用的药,看着对方从里面变戏法一样地变出东西来已经有很多次,以至于她虽然意识模糊,动作倒也已经轻车熟路。杨韫玉说:“如果我这里有你要的东西的话,想要的时候就拿去用吧。”她当时还并不觉得会有这一刻。


  不过,也多亏有了杨韫玉,她现在才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地想起过去的话。她胡乱地撕开颗粒包装倒在热水里喝下去,再踮着脚回去的时候,才意识到脚底冰凉凉地刺痛。宋昕冉这一次完全醒了,不情不愿地转头问张丹三:“天亮了吗?”


  张丹三说:“现在四点呢,你睡吧。”


  宋昕冉也不废话,转了个头又沉默下来。房间里只剩下一些水电运转的细微噪音,张丹三躺了一会,总算还是受不了地打开了手机。屏幕上果然写着四点过五分,光是这数字就已经很让人不安了。胡乱地翻了一通之后,终于还是把手放在了杨韫玉的名字上。杨韫玉本人远在天边,现在转眼是新年之际,该是很安心地躺在自己的床上吧,更不可能醒着了,她就敲一敲那个名字,在聊天记录里漫无目的地翻看。同处一室的时候的对话也说不上丰富,聊天记录则更加平淡,无非是“我去拿外卖了”“明天要不要去吃火锅”“你不在所以我先回去了”这样的宣告式对话,实在是看无可看。在这些无趣的生活碎片里,偶然会有几片抓住她的眼睛。


  爱是什么?比方,现在我跟你说我想吃草莓蛋糕,你就立刻自然地跑去买,气喘吁吁的把蛋糕捧在我面前。“我又不想吃了”,然后说着把蛋糕丢在了一边。“我知道了。都是我的错,我怎么这么粗神经。为了表示歉意,我再去给你买别的吧。你要什么?巧克力慕斯?还是说芝士蛋糕?”但你还是用温柔宠溺的眼睛看着我对我说。


  那么喜欢呢?像喜欢春天的熊一样。春天的原野里,你正一个人走着,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他对你说:“你好”。和我一块打滚玩好吗?接着我们就抱在一起 顺着长满软软的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就这么整整玩耍一天!你说棒不棒?!我就是这么喜欢你。


  虽然生活日常的对话很容易因为两个人见到面就戛然而止,她拍过去的这两张图的后面却也没有回音。应该是她很喜欢的语句,但杨韫玉是怎么回答的,她却一点也不记得。毫无印象惊人失望,忍不住回去看了同一本书,迷迷糊糊地总算有睡过去。再醒来的时候果然舒服了起来,仍然赖在被子里不想起床,就那样看着宋昕冉来来回回地收拾房间里最后的行李。宋昕冉说:“丹三,我等等就走了喔,你自己一定要多小心。”


  张丹三说:“没事,生活中心里还有那么多人在呢。”虽然是这样说,与其面对不熟悉的人不如就待在房间里,这样一来就显得索然无味了,手机里播放的音乐不断地重复,连往窗外看也只能看到匆匆归家的行人。到了三四点的时候,终于还是忍不住给杨韫玉打了电话。对面听完张丹三的解释之后显然很吃惊,“诶,你就打算在那里留着过新年吗?”


  “嗯。”


  杨韫玉叹一口气,也不去问详细的事。在这样的时刻,她们总会很默契地保持沉默。宋昕冉从背后拍了一下张丹三的肩膀表示她要回家去了,张丹三笑了笑点点头,自己也走回自己的房间去,挥手目送宋昕冉推着小箱子消失在电梯门里。“那样的话,焰火也是一个人看,太寂寞了。和我一起看吧。”电话那头说。


  张丹三说:“新年而已,我本来是不看焰火的。”


  收到的信号突然有点嘈杂,似乎是有小孩子的声音,窸窸窣窣地一阵之后,终于又是杨韫玉了。对方好像被小孩子纠缠不休的样子,咯咯地笑了一阵之后说:“不好意思,那是我小舅子。刚刚被她发现我睡醒了。不看焰火是一回事,和我看焰火是另外一件事啊。”


  张丹三说:“嗯。你现在在家里吗?”


  杨韫玉说:“是啊,不过到时候大家都会到楼顶去的。你也想去楼顶看吗?不过,上海太冷了啊,还是就隔着窗户看就好了。”


  张丹三说:“现在倒也还不冷。不然我出门去吃火锅好了。”


  “噗,走之前不是陪你吃过了吗?”


  “喜欢的事物就要经常复习。”


  “你真是。啊,爸爸让我带小舅子出去玩,我先挂了。”


  短暂的通话之后,对自己是孤独一人的恐惧也不那么明显了,张丹三就爬起来去吃火锅。听着音乐默默的翻书等待服务员把盘子端上来,服务员看到张丹三是一个人的时候显得有点吃惊,自己一个人做很多事情都是原本的习惯,和杨韫玉分享一半的生活反而是后来的事情,是对着镜子拍下自己的倒影,与在自己的照片中看到笑着的杨韫玉的倒影的差别。杨韫玉会说:“你想吃丸子吗?你想吃牛肉吗?你想吃豆腐吗?不然这样,我们点一半的牛肉和一半的羊肉吧。”


  一直到焰火响起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过于悠哉了,杨韫玉的电话也应声响起来,她于是放弃穿起大衣对抗冷风的壮举,索性就拉起窗帘来听电话那头的声音。那一边似乎是炮声震天,在零点的一瞬间信号格外的差劲,随着此处窗外焰火安静开放的画面颇为生动。杨韫玉似乎想要说什么,大声地扯着嗓子呼喊着。张丹三想起她原来说:“你给我录一个视频好吗,就录我念情诗的样子和表白的样子。”张丹三说:“你要给谁表白啊。”她就冲着张丹三在天台上大吼“最喜欢你”,没有录完就笑成一团的样子。


  那一边大约是小舅子又出现了,和杨韫玉的声音纠缠在一起。她也想像原本那样听杨韫玉的话,如果又是那样没羞没臊的告白,就皱着眉头回答“你说这话的次数真让人没法相信”。可是此刻却听不清。她究竟在说些什么呢?


  “你刚才有听到我说话吗?”杨韫玉大喊。


  “你再说一遍好吗?”张丹三也喊起来,她的声音撞在玻璃窗上。


  “好浪漫啊!我们一起看着焰火过了新年耶!”


  “看着不一样的焰火也算吗?”


  杨韫玉咯咯地笑起来。一阵脚步声之后,那一头也庄重地安静了下来,她听到杨韫玉这时候才不紧不慢地说:“新年快乐。”她也照着那样回答。


  “谢谢你陪我看跨年的焰火啊。”杨韫玉说,“你记得你问我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吗?我现在还是回答不上来,但是世界上会有喜欢你的人,也会有爱你的人。一定会有的。”


  她想起来了。这句话的后面没有回答的原因。她记得她坐在床上看那本书,将那段话拍下来发到杨韫玉手机的时候了。她们的房间显得很拥挤和零乱,特别是当杨韫玉试图学习而打开了昏黄的室内灯的时候,更让人觉得很局促,连杨韫玉转身都有点困难,所以她大概是没有转身吧。但是她记得杨韫玉说:“你想要什么样的呢?爱还是喜欢呢?”


  张丹三说:“哪种都好,如果真的喜欢的话,无论做什么都会心甘情愿的吧。”


  杨韫玉嗯了一声,似乎是很用心地想了之后,也没有回答。她说:“世界上会有喜欢你的人,也会有爱你的人。一定会有的。”


  “即使有两双不一样的眼睛,看到了截然不同的事物,也可以说得上是爱吗?”


  “会有的。如果真的有、真的喜欢的话,无论成为什么样的人也甘愿吧。总有一天。”


  风刮过杨韫玉的那一头,因为张丹三在安静温暖的室内的缘故,听的格外清楚。她不知道杨韫玉有没有在哭。可是关于喜欢与爱的话已经要从心头溢出来了,草莓蛋糕的香和春风里梨花的味道混在一起,究竟心中的情愫是其中哪一种,连自己也已经分不清了。


  “总有一天。”


  她不知所措地望着窗外渐渐黯淡下来的光,想要再握住杨韫玉的手。



  19
评论
热度(19)

© 夜莺与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