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与玫瑰

Weren’t love and departure laid so lightly on shoulders

 

【玉树】谁也不知道夏天何时来到

瞎甜一下!


  -

  

  刘胜男和马玉灵不见面的头一个月里各自为政,马玉灵只有有难的时候才想起有这么一个好队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在聊天框另一边发牢骚,刘胜男这个时候意识到自己不太擅长数学题,也不太擅长安慰被生活胖揍一通的朋友,纠结了大半天,回复一句“那我给你发我的照片吧?我这么可爱,你看着就不难过了。”

  

  说完马玉灵的聊天框里咕噜咕噜地加载出两张剪刀手。马玉灵回说:笨蛋刘胜男,发你的照片又不能解决问题!过了两三天,又乖乖回来说:刘胜男,你怎么这么可爱的啊?

  

  刘胜男得意洋洋,迅速回复:对呀我就是这么可爱。


  -

  

  只是刘胜男总说一点儿不想她,让马玉灵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不甘心的。周六的晚上,光着脚坐在沙发上,和妈妈一起看刘胜男的公演,妈妈说:你看刘胜男这个舞跳的挺不错。马玉灵神游天外,听到这话一个激灵坐起来,说:“我可好久没和她说话了,看着看着都以为自己是普通粉丝了。”

  

  妈妈不以为然,什么粉丝不粉丝的呀?你们俩关系这么好,你不去夸她两句可过不去。

  

  好啊,这次刘胜男是猫咪了。刘胜男得意洋洋,迅速把夸奖的话公之于众,转眼又没影子一个星期。马玉灵忙着和立体几何搏斗,只有偶尔在写解字和解字的间隙会想到这件事情来气。又过了一个星期,这位小朋友才又姗姗来迟,解释说这一星期都过的很不好,语气里像是汪着眼泪似的惨兮兮,马玉灵安慰女孩子的本能一下子又被唤醒了,把嫌弃的话吞回肚子里,说:“我都不知道呢。”

  

  在群聊另一头的雪丽说:“我不是说我们俩已经是废梨和废树了嘛?”

  

  马玉灵说:“你天天说你们俩是废梨和废树!”

  

  一来一去地闹了一通之后,大家都已经忘了原来是为什么不开心了。临睡觉,马玉灵又想起这茬来,在关了灯黑漆漆的房间里摸出手机。练习室生活昼夜颠倒,刘胜男自然也是没有睡,马玉灵就窝在被子里和刘胜男发消息。

  

  “刘胜男,你哭的时候怎么不找我呀。”

  

  “我才不在你面前哭呢。你会在我眼前哭吗?”

  

  “我可不像你是个小哭包呢。”

  

  倒是真的,刘胜男从不在马玉灵面前哭。罗雪丽问:“她这么晚了还没睡觉呢?”刘胜男气鼓鼓地回:“是啊,她还说我是小哭包呢。我才不会在马玉灵面前哭呢。”李梓听到这边的对话,饶有兴趣地问:“是因为你作为姐姐的自觉吗?”她说:“对哦,我是姐姐哎!”

  

  完全没有自觉。

  

  四月长的像是没有尽头,两个人被生活的大浪打散之后,各自焦头烂额,顾不上其他更多。妈妈在窗台上收校服裙,长长的衣褶在风里摆动,马玉灵一时抬头被吸引了注意,说:“妈妈呀,要是刘胜男也是高中生就好了,我就能像妹妹似的安慰她了。说不定还能教她写立体几何题呢。”

  

  妈妈回她:“刘胜男不是高中生呀?”

  

  马玉灵说:“等你见到她就知道了,小小的一个,又爱哭又爱闹,和高中生没什么两样呢。”

  

  收了衣服,妈妈洗了杨梅摆在书桌旁边。马玉灵越来越愁,脸色越来越憔悴,窗外的知了叫个不停,她的思绪也飞了很远。她想起和大家下了公演去便利店,回来的路上静悄悄的,路灯给她们拉上很长的影子。五月的天气潮湿闷热,让她格外想念那时初春自由自在的风。刘胜男手里抱着热奶茶,回头很得意地喊:“我是你的狂拽男孩!”

  

  她有一点点想自己的狂拽男孩。


  -

  

  “都说高考完了夏天才来,都已经五月了可一点儿影子都没有。除了蚊子烦死人了,其他东西可一点儿也不像夏天。夏天到底什么时候会来啊。”

  

  “嘿,也没有那么久啊,还没几天你就能回来了。”刘胜男回她。

  

  “这我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啊!”

  

  “也是喔……”

  

  刘胜男很困惑的样子,删删打打很久没有回复。夏天也很难,这个好不容易擦干了眼泪的小姑娘,心里大概也是没有答案吧。马玉灵原本就隐隐约约觉得对方不擅处理情绪,有些后悔甩给她这么大的难题。等了老半天,看到刘胜男给她发来一段演唱会视频。笨蛋刘胜男,看演唱会怎么能解决问题啊。刘胜男却自信满满地说:“音乐真的可以拯救人的。”

  

  “那我听听看好咯。”

  

  “你想啊,以后都会好的,我们已经走了这么远了,梦想什么的,一定能实现的。”

  

  马玉灵听着这话似曾相识,那时候她还梳淑女气的平刘海,两个人还不是那么熟,刘胜男下了公演会问她,“你今天回去的时候要坐第几排?你旁边的座位可不可以留给我?”因为累了而把脑袋靠在马玉灵的肩膀,两个人共享一副耳机,她会给马玉灵推荐自己喜欢的演唱会视频。那时候她说:“我们的梦想一定能够实现的。”

  

  和那时候比口气坚定得多,马玉灵感到对面的小豆丁开始有那么一点点像一个姐姐了。除了她,马玉灵也从许多的人那里收到鼓励和加油的话。可是,路仍然是自己走的,在看不到前路的长长的上坡道上,磕磕碰碰地独自行走,只有刘胜男只是希望她快乐而已。马玉灵突然发觉,其实比起刘胜男这几十天里断断续续给她发来的歌曲,照片,上句不接下句的鼓励的话,是刘胜男本人让她心里挂念。

  

  “所以啊,你到底想不想我?”

  

  刘胜男说:“也就稍微地想了那么一丢丢吧!”


  -

  

  刘胜男趴在床上看电影,罗雪丽过来敲门说:“刘胜男,要不要和马玉灵说说话?”刘胜男一边摆手一边说:“雪丽你说话的语气好像我妈妈。”雪丽出门去,过了十几分钟又回来,说:“马玉灵可不开心了,你都不愿意理她。”

  

  刘胜男说:“女孩子要经常保持神秘感嘛。”

  

  罗雪丽说:“废树啊,你就是懒嘛!”

  

  刘胜男说:“对呀,只有开心的时候才见面是最好的啦。”

  

  在旁边修照片的李梓突然抬头说:“那你以前每天往马玉灵房间跑是每天都开心咯?”

  

  “嗯,有马玉灵的时候好像是每天都挺开心的……”

  

  李梓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很愉快地眨眼睛, “嗯,你是想她了。”


  -

  

  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夏天转眼就来了,马玉灵坐着大巴车,在终点站十五分钟的路口给刘胜男拨电话。一点也不想马玉灵的刘胜男已经两个多月没给马玉灵发语音啦!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睡眼惺忪的回答,马玉灵心里像大石头落了地。

  

  “你别这么快来呀!我还得梳头发呢。”

  

  “那你还睡那么久的午觉呀。”

  

  “午觉可是很重要的。”

  

  “快来快来,还好我提早打电话给你。”

  

  “那你倒是早点叫我起床呀!”那头传来了快哭的声音。

  

  “笨蛋刘胜男!”马玉灵回她,“谁让你这么久都不想我,我可想死你们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噗嗤噗嗤的笑,这会儿陈倩楠要是听到,一定又要嘲笑一通了。不过,马玉灵可不是陈倩楠,也只有马玉灵才能让刘胜男接着笑声说:“马玉灵呀,我变成你的猫了你也不回来,我都等成漂亮新娘了你也不回来,你快回来吧,我们都想你了。”

  

  马玉灵抱着花站在马路对面,局促不安地看着路旁点着脚尖。刘胜男又想要变成猫了,要是能藏在草丛里,一点儿也不担心被她看见,就这样瞧上一整天才好呢。

  

  不过她不是猫咪,一会儿的功夫,马玉灵看见了对面那个自顾自傻笑的小豆丁,挥着手一路向对面跑去。刘胜男从来往车流的声音里辨认出那边“刘儿——胜儿——男儿——”的喊声。刘胜男心里又说不出的想笑,喉咙眼里涌上来一百句想说的话,可是到了嘴边却一句也说不出来。她向马路对面用力地挥手。

  

  刘胜男知道那就是她的夏天。

  

  


  5
评论
热度(5)

© 夜莺与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