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与玫瑰

Weren’t love and departure laid so lightly on shoulders

 

【巨树】【玉树】永远宣言

连着两天半夜睡不着瞎写的,各位看官多包涵了


  半夜陈倩楠睡得正好,迷迷糊糊地感觉有双手臂摇着她,那人说:“陈倩楠,你陪我说句话吧。”

  陈倩楠勉强抬起一只眼皮子来往对面床看,刘胜男委屈巴巴地看着她,说:“我有好多好多话想和你说呢。”陈倩楠把被子往头上一闷,说:“小树晚安。”过不多时发现对面悉悉索索的一阵声响,转念之间小姑娘的一双手已经扒拉在她的床沿上了。刘胜男说:“不行,我现在有好多好多话想说,刚看完了电影,好害怕没有人陪着我啊。”

  陈倩楠说:“你看什么了?”

  刘胜男说:“一群闹哄哄的好朋友出去冒险的故事嘛,最后大家都说再见了。不是那种恐怖片的,就是特别真实,看得我都快哭出来了。”

  陈倩楠说:“那我带你去你马玉灵姐姐的房间吧。”

  刘胜男也困了,嘟囔着“为什么得去找她呀”,还是老老实实地跟在陈倩楠背后去了隔壁宿舍。马玉灵还没睡,一张面膜贴在脸上,看到来人是刘胜男就高高兴兴地开了门。陈倩楠说:“那你们夫妻两个慢慢聊着啊,我就先回去做梦了。”马玉灵说:“别走嘛,两个人多没意思。”于是就变成三个人挤在床上,各自看手机。刘胜男说:“总感觉哪里怪怪的,没有气氛,想说的话忘记了。”陈倩楠说:“那你放音乐吧。”马玉灵说:“不成,她一放音乐我就想睡的很。”陈倩楠说:“好吧,你这孩子太调皮了。”刘胜男说:“我不是小孩子!”

  于是就决定隔天等马玉灵过来串门才继续讲。马玉灵一进房间房间里的整体分贝就翻了个倍,三个人讨论了一圈儿去过没去过的游乐园,还有翻修过的南锣鼓巷到底有没有好玩的地方,刘胜男很兴奋地说起里面琳琅满目各样的小吃,转眼又忘了说好要讲电影的事情了。到后来只剩下马玉灵和陈倩楠坐在床上看搞笑小视频,刘胜男窝在自己床上,迷迷糊糊地已经有了睡意,话也不大搭理了。马玉灵说:“刘胜男你别睡着呀,你陪我们说一会儿吧。”刘胜男说:“你们有点儿吵了呀。”

  刘胜男自己也有吵嚷嚷的时候,黏着陈倩楠说:“你陪我去看看樱花吧,我可想去了。”陈倩楠嫌风尘满天,不肯出门,刘胜男就每隔几分钟骚扰她一下,陈姣荷推门进来,看到刘胜男推推搡搡地缠着陈倩楠,下了一大跳,说:“嗬,想不到小树这么主动,我以为成天是陈倩楠缠着你呢。”陈倩楠说:“虽然我来者不拒,但我好歹是个专一的人。”刘胜男说:“难道我就不是专一的人吗!”陈娇荷说:“那马玉灵和陈倩楠你选谁?”刘胜男说:“马玉灵。”

  陈倩楠反手拿枕头拍刘胜男的脑袋说:“你和你的马玉灵去吧!”

  马玉灵也嫌天上风尘大,要呆在房间里画画儿,刘胜男最后拉着李媛媛去了玉渊潭公园,李媛媛说:“我以为小树都要把我忘了。”刘胜男说:“没有呀,就是这一阵房间里太热闹了,回头我还去找你玩。”但是她们也都忙各自的事情,晚上回了宿舍,刘胜男就又窝在床的角落看电影了。陈倩楠说:“这会儿小树又不理我了。我开直播好吗?”

  刘胜男说:“你出去开吧。”

  陈倩楠穿起拖鞋走到走廊上,还没想好去谁的房间里浪荡,在门前就撞见乱晃悠的马玉灵。马玉灵说:“嗬,又被赶出来啦?”陈倩楠说:“谁让那小孩十点就开始犯困了。”

  马玉灵说:“你看我们这种真正的小孩子,反而精力可充沛了。”

-
  马玉灵说起小树这个挚友,就好像说夏天晚上的凉风那样自然。陈倩楠小树这个室友,就好像在说春天刮起来的柳絮那样随便。真奇怪,好像她就永远会在那儿似的。以前陈倩楠开玩笑说“树啊,我们两个男人,你选一个嫁吧!”刘胜男看看左边再看看右边,说:“我……是自己的小树。我才不要被你们当成谁的嘞。”

  陈倩楠说:“哎哟,完了完了,小树一看就是毕业之后走在路上见到我们招呼也不打的那个了。小树,记得想哥的那个,苟富贵勿相忘好嘛。”刘胜男撇一撇嘴说:“不是的,肯定不会忘记你们的呀,我什么时候忘记过好朋友了。你又没听我好好说话了。我说朋友以后想见也很少能见到了来着。”陈倩楠说:“好嘛,那我就不留你了,人生自在潇洒,浪迹天涯去了。”
马玉灵说:“那是你不自重,我可是一辈子都会喜欢小树的。”

  陈倩楠嚷嚷说你才不自重呢,你这对永远也太随便了,小树怎么喜欢你这么轻浮的人,你们夫妻又要联手欺负我了。又拉了马玉灵的手肉麻兮兮地说:“不争永远,只论朝夕。”刘胜男哼哼两声也不搭理她们。陈倩楠看着马玉灵堆着笑眯成两条缝的眼睛,有点羡慕马玉灵的一根筋。她也羡慕刘胜男,明明是近在眼前的室友,台上乖巧和气地扮过好几次妹妹,粘起人来连她这种来者不拒的类型都觉得啰嗦, 这样的女孩子,理论上说在她花花公子的浪荡生涯中应该是浓墨重彩的一页,可以郑重地拿出去吹嘘一通,此刻却有点儿不确定起来。她说:“我就不敢说这种话。可羡慕死你了。”

  马玉灵说:“嗨!又怎么样,还不是分道扬镳呢?我们两个还是跟她们先把最近的特别表演排练好吧。”

-
  一转眼又想得远了。马玉灵说:“你站在这儿是想什么呢?”陈倩楠说:“我是想我们两个苦命郎君,干脆一起私奔到天涯好了,一生一世一双人多好啊。上次我看了个电影,说北京在地球另一面对着的城市是什么来着?哎哟,我给忘了。小树上回才和我说呢。”

  马玉灵说:“我——才不跟你去嘞。”

  6
评论
热度(6)

© 夜莺与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