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与玫瑰

Weren’t love and departure laid so lightly on shoulders

 

【犹耶】信仰之跃

萨达尔说完售之前把文放出来让大家看看风格也好,所以这篇小短文就提前发出来啦。本子现在似乎还在预售中,里面除了这篇,还有以前发过的几篇,做了一些改动,在lofter上也可以找到。本子戳这里 查看详情。谢谢大家能够支持它!


耶和華的訓詞正直,能快活人的心。耶和華的命令清潔,能明亮人的眼目。 

耶和華的道理潔淨,存到永遠。耶和華的典章真實,全然公義。 

都比金子可羨慕,且比極多的精金可羨慕;比蜜甘甜,且比蜂房下滴的蜜甘甜。

況且你的僕人因此受警戒,守著這些便有大賞。

誰能知道自己的錯失呢?願你赦免我隱而未現的過錯。 (诗篇19:8-12)...


  23

【犹耶】异象

摸鱼转换心情。最近累的脑昏,可能连逻辑都不太完整,更谈不上文笔,以及如果有教义上的bug请饶恕我(。


  “您愿意听一听我的话吗?”

  跟着这个声音走出来的年轻人,在夏夜的凉风里,被单薄的衣物包裹着。而他面前站着的是赤脚的拿撒勒人耶稣,在耶路撒冷奉耶和华的名赶鬼,被众人称为救世主的木匠。听到这声音,那人便转过头来,看向年轻人的方向。犹大望着他的主;“弥赛亚”,他情不自禁地说对自己说。与在暗处远望时不同,当他对上那双眼睛,立即就能想到追随他的理由。他说,“我的主啊,我有一些想要话想要和你倾诉。”

  耶稣低着头祷告的时候,他蜷缩着瘦弱的身体,看上去那样小,就好像要融化在黑夜中了。可当...

  28 6

【Jesus/St John the Evangelist】甜酒

。无趣又说教的长独白


“它顽强坚韧地唱它的歌,/高傲地,怀着暗暗的忧愁,/又唱了一个夏天,一个冬天之久。”

  


  自耶稣离开我们兄弟之间之后,异象时常在我眼前发生。有那么一阵子,它曾是我的梦魇:在天堂与地狱种种光怪陆离的幻象中,我没有一次不迷失,在惊叫和对拉比的呼求中醒来。我太过懦弱,不足以承受这样的使命;这一点我心知肚明。那时我会想象拉比所讲的一切;倘若这些道都是由主之手,以这样让人畏惧的形式降到他的身上,那么我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他所经受的一切。


  他比我们都要坚强;这也正是他成为我们的拉比,我们追随、信靠,在他的脚下栖息的原因。虽走在今日这样干涸的土地上,也仿佛在...

  16

【犹耶】晨星(iii)

  当声响从院子外传过来时,夜晚已经即将过去,阳光从地平线下射过来。他的门徒们仍然在沉睡,在茅草与砖石堆砌的宫殿中欢庆他们的荣耀。他们不晓得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唯独醒着的那一个,唯独知道故事的始末的那一个,那决心离开一切的,……犹大走过来。他的脚步很慢也很轻。

  “西门的儿子犹大。”耶稣这样呼唤,却不回头。他的声音中有感召的力量,呼唤人的名字,就好像唤走失的羔羊。犹大走上前去面对他。同第一次的感召有太多不同,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犹大平视耶稣的脸。

  “主啊,这便是我们的诀别吗?它竟来的如此仓促吗?”

  “我的孩子,你岂不记得你所承诺的一切吗?但愿你有承担他们的勇气。为何在这样的时刻...

  25

【犹耶】晨星(ii)

  太阳落下之后,耶路撒冷的逾越节就正式到来了,在黄昏的最后光线里,耶稣带着众人,在空荡的大厅里团团坐住。人群手肘贴着手肘,炽热的眼睛看着耶稣,好像罩住他身体的麻布袍子是由蜡做成,要在喜悦里被燃烧个殆尽一般。追随者中没有一个不知,这场欢筵会被热心者记录下来,传播向以色列全地,在后世一遍一遍被欢庆。他们彼此祝谢,一心欢喜地计划着彼此相爱,传播对方的名,衣着褴褛却已经开始计划攻占新的城地。

  耶稣拿了饼,祝谢,掰开,分给众人。“这是我的身体”,他说。那时却没有人明白这话。饼被分开,扯碎如虀粉,他的羔羊们大张着唇舌去品尝他们的牧者,模样虔诚又满是渴望。犹大闭眼,不愿去接,而欢闹的确没有持续到他接...

  22 5

【犹耶】晨星(i)

(参照了异教诺斯底教派的犹大福音)


  入了夜,众门徒之间窸窸窣窣的说话声都小下去,在海上摇晃的小舟里,他们酣睡如同婴孩。耶稣仍然站在船外,他方才行过神迹的脚,这一刻在无人的注视下,又看上去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一双木匠的脚罢了。犹大在跟随耶稣之前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只能暗自揣测这双木匠的赤足,曾经踏在什么样幸运的土地上,遭受过怎样的罪,才变得像现在这样伤痕累累。不过是经受三十年的岁月,他以后仍然要承受更多。

  无数人吻过那双脚,犹大也是一样。早在最以先的时候,许多人听说了变水为酒的传言,从临近的村落赶来,就那样跟随了耶稣;而他是在那之后才见到了神迹,在飞扬的尘土中,在早先那些追随者的注视

  43 5

© 夜莺与玫瑰 | Powered by LOFTER